日向武史的悔懊

「我讀國中的時候沒有籃球隊⋯⋯正確來說,應該是其實有卻沒有人加入。

或許是在激勵會上遭到魔鬼般的顧問怒罵之後因而萎縮吧,聽說球隊成員在幾年之間都維持在零的狀態。

我跟好朋友加入了劍道社。劍道社跟其他社團不同,並沒有壞人。雖然練習很嚴苛卻很高興。

可是還是覺得有上落寞。我還是想打籃球。

我都趁著休息時間去打籃球。下課鈴聲一響起就衝到操場,然後滿身大汗回來上課。

那個魔鬼般的老師看到我打球的模樣。一進入五月,他就跑來劍道社。然後把我找了出去,以命令般的口吻說「你來籃球隊吧」。退社的緩衝期早就過了。也開始進入正式的練習。

老師看著穿戴護具的我說「我可以買下你全身的護具。拜託你加入籃球隊」。

那套護具並不是我的。我看到老師的額頭上流下大顆的汗水。那一天好熱。

結果我還是拒絕了他的邀請。我沒有獨自跳進去的勇氣⋯⋯雖然我是那麼喜歡打籃球。

其實的真的很想打籃球。

那是我人生當中最大的後悔。而這也是我畫出《籃球少年王》的原因。」

日向武史,《籃球少年王》第 18 期

每一套作品,也有其創作的原因和核心。《籃球少年王》的核心,我想就是這一份悔懊吧。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