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木花道 X 孟波!北条司與井上雄彥兩師徒《Grand Jump》對談!(追加對談內容)

 


 

在今期《Grand Jump》除會有秋本治老師的新連載《BLACK TIGER ブラックティガー》外,更有北条司老師和井上雄彥老師兩師徒的世紀對談(Grand Talks)!大家也知道兩人的師徒關係十分之好,在北条司老師出道 30 周年時井上老師為他畫了一張賀圖,而在《CITY HUNTER 完全版》井上老師在其中一期也有細說當年他作為助理的小故事。看資料(相片來自 natalie)說這次對談關於當年二人在《少年 Jump》連載時的情況,還有《Slam Dunk》完結時的相關事宜(談不完的話題!)

 

北条司(左)和井上雄彥(右)

 


 

對談文章追加!謝謝坂東直的翻譯和轉載!紙本分格編輯。

 

 

Grand Talks 北条司 X 井上雄彥

 

北条司(北)
井上雄彥(井)

 

問:因為是最強師徒對談,所以請兩位先說一下從見面到熟悉的過程吧。

 

北:熟悉的過程甚麼的⋯⋯我們兩個可沒有結婚啊(笑)。

 

井:這個問題從我開始回答比較好吧。我當上了北条先生的助手,可那時候對漫畫界的知識幾乎為零,第一天去的時候可緊張了。

 

北:當時你給我的印象是挺沉默寡言的。

 

井:的確是啊。這和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多話的人有關,不過也和那是我第一天到老師的工作室也有關係。我與當助手的前輩約好在附近的車站碰頭,而等到的前輩 Y 氏竟然穿著迷彩服。「嗚哇,原來漫畫界是這樣的世界啊!」我感到很震驚,於是沒說一句話就走到了工作室。

 

北:原來是這個原因啊!

 

井:而更讓我吃驚的是,在做助手的第一天,老師就突然讓我畫背景。畢竟我還是個甚麼也不懂的新人嘛。我原以為會讓我從打掃衛生開始做起呢。可卻有人遞給我老師畫完角色的原稿:「那麼,請畫一下背景。」

 

北:是迷彩服的 Y 氏遞給你的嗎?

 

井:就是他(笑)。我一邊為職業漫畫家的原稿所感動,一邊問自己:「就直接把原稿交給我真的好嗎?」不過卻又不得不畫,當時特別的糾結。

 

北:畢竟我們工作室是放任自由主義的嘛。不過,其實新人畫的背景的質量無所謂,我主要是想看別的方面。

 

井:看哪一方面呢?

 

北:是不是夠膽量。在別人的原稿上作畫,不是需要膽量的嘛。沒有這份膽量的人,我覺得是不適合成為漫畫家的。還有就是夠不夠獨立。無論是構圖還是別的,如果不能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方式的話,想成為職業漫畫家也是很困難的。

 

井:從北条先生的工作室裡走出來的人都是在這樣一個系統下的呢。梅澤先生(梅澤春人)是這樣,我也是這樣。

 

北:我這兒的壞傳統有被繼承下來啊?

 

井:確實有被繼承下來呢。不過我覺得不是壞傳統,而對志向成為漫畫家的人來說是好的傳統。無論你畫得好與壞,自己所參與的東西會立即被刊載出來。

 


 

問:提到周刊《少年 Jump》,經常聽到的是讀者問卷主義至上的殘酷世界。

 

北:我完全沒有這樣的感覺呢。

 

井:我也一樣。當時我經常被問到「你的對手是誰」,然而這種競爭意識其實是完全沒有的。因為大家都是自成一家的,大家都是畫漫畫的伙伴,或者說雖然沒有夥伴那麼親近,但之間的關係至少不是競爭關係。

 

北:那玩意呢?雖然在我的漫畫中完全沒有體現,不過所謂的「友情・努力・勝利」這玩意呢?

 

井:感覺那些全都給我一種框架的印象,「友情」啊之類的。

 

北:回想起來,當時是有被要求加入這些啦,不過我選擇了「逃跑」。

 

井:此話怎講?

 

北:周刊連載不是很亂來的嘛?!第一天白天想故事,晚上和編輯商討。第二天畫分鏡稿。接著第三天開始作畫,到第七天完成。接著又來到新的一週的第一天,一直持續下去。

 

井:按照這個進度來畫原稿,此外還經常要畫愛讀者賞(讀者問卷選出的 10 個漫畫家有機會刊載短篇,再由讀者投票決定第一名的短篇,得獎的漫畫家和讀者有機會去海外旅行)的 45 頁的短篇吧。

 

北:我當時就覺得這很奇怪啊。

 

井:奇怪?

 

北:我直截了當地說了吧,選出來的 10 位作家的漫畫根本就沒有意思啊。大家都覺得存在放水(讓賽)的行為。所以,稍微花點功夫就能很輕鬆地拿到第一名了啊。

 

井:畫短篇的周期您是如何定的呢?按照周刊連載的節奏已經沒有休息的時間了哦?

 

北:所以,都是硬擠出時間來畫的這些短篇(笑)。在第七天的時候原稿完成,當日晚進行商討,在下一周期的第一天畫分鏡稿。像這樣,就能擠出一天的時間了吧。像這樣重複幾個月,就能擠出十天左右的時間。再積累下去的畫,就有畫一部短篇的時間了。

 

井:換作我的話,絕對沒可能的(笑)。

 

北:雖然副獎是海外旅行,不過和讀者小朋友去的話,就得當引領小朋友的角色呢。現在想起來,大家都很不想去,所以才故意放水的吧。那部短篇的名字是《城市獵人》,也就有了後面的連載了。不過當時真是半年都沒有過休假呢。

 

井:《Slam Dunk(男兒當入樽/灌籃高手)》連載的時期沒有愛讀者賞真是太好了(笑)。

 


 

問:《Slam Dunk》連載時,井上老師有覺得周刊連載很吃力嗎?

 

井:很輕鬆。與其說是輕鬆,不如說有做著自己想做的事的喜悅。因為我就是想畫那樣的故事,才立志當上漫畫家的。

 

北:不過,在開始連載之前,還是很辛苦的呢。因為在當時的日本,籃球並不是主流運動,編輯部也不想做這個題材。最初是打著愛情喜劇的幌子開始的吧?

 

井:是的。還加入了不良少年和許多搞笑的元素(笑)。北条先生的《城市獵人》最初也是以硬漢派的風格開始連載的吧?

 

北:那真是個大失敗。短篇的時候很輕鬆,可是擔當編輯是個喜歡硬漢派的人,在取材的過程中,逐漸被他掌握了主動權。當時的我,不止討厭硬漢派漫畫,甚至讀起來會生氣。我是帶著「這不對吧」的想法連載了下去。而當時,拯救我的其實是 JUMP 的讀者問卷至上主義呢。

 

井:啊,我似乎能明白老師您想說的事了。

 

北:能懂吧?最初雖然問卷反映挺好的,但漸漸地就下滑了。「要不要換成輕鬆的內容」我這麼和編輯商量了,連載後,問卷一下就回升了。這結果拯救了我。從某種意義上講,是讀者讓我能夠畫了我喜歡的東西。你呢?有類似的經歷嗎?

 

井:有過一點吧⋯⋯記得是從《Slam Dunk》的第 7 話開始吧,那段講的是花道花了一晚上擦乾淨籃球,來取得猩猩(赤木)的認同。不過,果然感受更深的是在湘北的五人到齊之後。很慶幸當時的問卷結果很好,「果然,還是畫籃球好嘛」我這麼想到。

 

北:在畫《Slam Dunk》最後一段的時候,你來過我的工作時玩吧。

 

井:有這回事嗎?

 

北:與其說是來玩的,不如說是來畫分鏡稿的。那時正是山王戰激戰正酣的時,你邊畫邊細語「山王戰畫完之後,該怎麼畫好呢」。我當時輕鬆地說:「既然是這樣的性格,那因為這話使出全力戰勝山王後,後一場會被殺個大敗不是挺好的嘛。」

 

井:啊,我可能正是為了確認這一點才去的吧。

 

北:所以,在 JUMP 上讀了最終回後,我感到很痛快啊。JUMP 明明主張的是友情、努力、勝利,卻讓主人公在最後慘敗。

 

井:迎來了漫畫的最終回,登場人物的各位卻都沒有死(可能指的是沒有放棄比賽),讓我感到漫畫真是厲害啊。大家只是看不到而已,其實《Slam Dunk》的人物們在今天仍然活著。

 

北:確實活著呢。嗯,活著。雖然不會成長了,但的確活著。

 

井:其實,有新入坑的《Slam Dunk》讀者 ,也有讀過好多遍的所謂「Slam Dunk 世代」的讀者。雖然當初我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不過在 JUMP 大賣的時候,能有幸讓我連載是我的一筆財富。

 

北:接著畫吧。

 

井:誒?

 

北:我想看《浪客行》的後續! 想看《REAL》的後續!

 

井:對談都快結束了,您卻開始說這些了嗎(笑)。

 

北:嗯,我有一點個人的感覺,那就是我眼中的好漫畫與其他漫畫的區別,在於能否聽到聲音。法國的 bande dessinée(BD)以及美漫都有畫功非常出色的畫家,不過能讓我聽到聲音的卻很少。在這一點上,果然還是日本的漫畫厲害,小雄(對井上的暱稱,日文原文為「タケちやん」)的漫畫無論哪一部都能讓我聽到聲音。所以我很喜歡,所以很想接著看。

 

井:十分感謝。

 

北:有些東西是在積累了一定閱歷後,才會發現的。嘛,自己的「老二」也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改變啦。

 

井:⋯老師,明明前半句還講得好好的,最後竟然是以黃色笑話收尾嗎?(二人笑)

 

翻譯轉載自:坂東直
編輯:紙本分格

 

感想:看了後感受到二人的關係真是十分之好,還有北条老師對助手的信任,井上老師也感受到了,特別是對「在漫畫家原稿上繪畫」的行動視為測試膽量,這實在很有趣,而這傳統也被承繼下來了。另外傳說中的問卷調查,成為了幫助北条老師的工具,但我認為這只是一個幫助他加深了對自己喜歡的題材加以肯定吧,最重要的還是漫畫家本人的心。

他本人相信他畫的漫畫是有趣的,讀者才可以感受得到作者的心意。

對於井上老師的發言也有點意想不到,原來每周如此高質量的《Slam Dunk》連載,他竟然覺得很輕鬆啊!雖說是自己喜歡描繪的東西,可是也未免太厲害了⋯⋯那反過來說,現在《浪客行》和《REAL》的連載出現休刊,相信除了身體上的不適外(參看《空白》一書),對這些題材的作品(特別是《浪客行》)他一定感到有很大程度的壓力。

最後,《Slam Dunk》的結局竟然和北条老師有關啊~~!師父的說話果然很重要!

 


 

最後的重點是,兩人除了各自畫上了櫻木和孟波的畫板外,更合作畫了一張兩人同場的畫板!這三張畫板將會由讀者應募抽選的,好想要啊!

 

 

 

 

 


 

北条司老師出道 30 周年時井上老師為他畫了一張賀圖,並送上了老師的祝賀詞:

師傅,請問您在第一線堅持創作漫畫的感受如何呢。祝賀您取得了這 30 年來的偉業。

 

 

在《CITY HUNTER 完全版》井上老師在其中一期也有細說當年他作為助理的小故事:

 

 

井上雄彥訴說「從師傅•北条司身上所學到的事物」

 

非常美麗的線條

我來到東京,第一次親眼見到的職業漫畫家,就是北条先生了。當時得到對方允許我跟隨學習漫畫,於是加入了北条工作室當助理。那是一九八八年左右的事情吧。加入後,我的感覺是——哎呀,能看到職業漫畫家畫畫的原稿紙,真讓人感動啊。他快速乾脆的線條,每一條都是充滿生命力的。那些在原稿紙上的線條像活的一樣,會自己浮現出來似的。雖然在雜誌上連載時的畫也畫得很好,但還是親筆的原稿最美。那個印象,至今仍然非常清晰。

我加入當助理,應該是《城市獵人》第 19 期單行本開始的。在那之前,我都只是用自己的方法在畫漫畫,所以在工作初期,應該不斷帶給老師麻煩,令他非常頭疼吧。而且,我也是當了助理後才知道,原來每個月都會有薪金的(笑)。我最初還在煩惱要怎樣賺取生活費,想着要不要去做兼職,所以我真的很慶幸有薪金啊。可以讓我學習漫畫,還可以得到人工,真的有點很不好意思,但我當時可是非常高興的。

 

對工作的態度

好了,究竟我在師傅北条先生那裡學會了甚麼,要一言以蔽之,就是對工作的態度。漫畫家這個職業,要不斷面對截稿日。在周刊上繪畫的話,就是要每星期面對。面對每個星期一次的截稿日,要好好完成畫稿,嚴格遵守截稿日。要認真分配每天的工作量,盡自己的最大努力,每期都要畫出一樣的高質素,決不讓水平下降。我感受到這樣的工作態度,就是專業漫畫家的信念。

繪畫漫畫這個工作,其實是一份很辛苦的工作,要用盡自己的精神和肉體,在桌子前坐上好幾十小時不停的畫。而且,人氣漫畫家,更要經常面對截稿日,連續畫上十年甚至數十年。這麼艱辛的工作,北条先生已經做了二十年以上。說到北条先生這種工作態度,就會想到「對自己非常嚴格」、「極具責任感的專業漫畫家」等句子,但對我而言,卻感受到工作中的男子漢的堅毅。我認為北条先生果然是一個漫畫界的「工匠」。不知道是否因為在他的工作室不單得到培育,還可以看到他的工作態度,北条門下已有多人成為專業漫畫家了。

 

回憶中的說話

雖然我當助理時經常為北条先生帶來麻煩,但我出道畫《SLAM DUNK》而人氣上升的時候,北条先生卻像是自己的事情般高興,稱讚我說:「在自己那裡的漫畫家出道,而且還畫出人氣作品,真是令人難以置信般高興啊。我是第一次發現原來會開心到這樣子啊。」我記得我當時因為被這麼一個漫畫工匠讚美,而覺得非常高興。

現在回想起來,我的心中一直抱着北条先生這種漫畫工匠的信念來不斷地連載漫畫的。不過,老實說,我是當不了漫畫工匠的。一到截稿日前,我就會一邊發出慘叫一邊畫。這樣的話,應該成不了「工匠」吧(笑)。

《城市獵人》完全版終於出版了,請大家好好欣賞這本經典漫畫。我能在年輕時參與這個漫畫創作,真的深感榮幸。

 

漫畫家 • 井上雄彥

 

來自:《CITY HUNTER 完全版》 Vol.2
翻譯:C.L.
出版:玉皇朝

 


 

 

Grand Jump,2017 年 2 月號,12 月 21 日出版。

官方網頁:grandjump.shueisha.co.jp

參考資料:
natalie.mu/comic/news/214191
natalie.mu/comic/news/214533

本文與 Slam Dunk – 4814 Days After 共同編寫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