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帶季風》與紀實漫畫(linepaper 專欄)





 

剛剛《熱帶季風》開始了第二至四期的眾籌,拿著這本台灣出版的紀實漫畫刊物第一期,腦海裡正不斷搜尋紀實漫畫在香港的身影。

《熱帶季風》是一本紀實漫畫刊物,由台灣慢工出版社今年初網上眾籌後成功出版第一期。以慢工社長黃佩珊所說,紀實漫畫可以簡單說成「紙上的紀錄片」——紀錄真實內容的漫畫。除了漫畫的連續性圖畫外,題材和故事也是紀實媒體中很重要的元素;至於動人與否,更甚者能在社會中能否帶來影響的更是後話了。較著名的紀實漫畫,有曾在港上映其改編動畫的《Persepolis》(我在伊朗長大)。

 

 

 

 

 

 

第一期的《熱帶季風》收錄了來自東南亞不同國家的漫畫家紀錄作品,其中台灣漫畫家楊鈺琦的作品《歡迎來到黑社會》紀錄了作者與幾位盲人的對話,指出先天盲和後天盲的分別,還有各種設施的不足等等,讓讀者認識更多視障者的生活和困難。因為這也關係到本身家族有全盲遺傳病的作者,藉此抒發對未來的擔憂。而來自關島的 The Guam Bus 在簡單又幽默的介紹後,也描述了一段麥哲倫迷路來到關島後滅村的歷史,由關島人說關島的故事,不同於歷史書上的文字,也正是紀實漫畫的另一重要作用。

這一期還有來自香港的作品啊!陸偉昌的回憶作《我的李鄭屋》,說到五零年代香港的徒置區和李鄭屋村,記錄了一段從家裡走去天台幼稚園上學的回憶。這些對現代的年輕人來說,可能也是難以想像的五十後共同回憶。

那香港近代有沒有紀實漫畫呢?

慢工把楊學德的《錦繡藍田》列為「意識流式回憶」類紀實漫畫,書中描述了記憶中八零年代藍田公共屋村的居民生活。這也讓我想起李香蘭的《上・下禾輋》,描繪作者住的禾輋村裡村民的小故事,雖跟現時大部分紀錄題材一樣,多以插畫配上文字作說明,還不算是紀實的「漫畫」。

 

 

漫畫家高文灝的漫畫系列《特殊父子檔》,是於 2016 年底開始,為特殊教育需要(SEN) 孩子而設的網站繪畫。以他個人相關經驗和體會轉化成當中的故事,得到不少同路人的迴響和感謝。雖然內容不完全真實紀錄,算不上「紀實漫畫」。

啊!江記的《兩個人的洗衣街》,會不會就是「紀實漫畫」呢?除了兩人生活的點滴外,也說到要在聞名世界的劏房生活所需的智慧,剛以新鮮人身份進入社會的年輕人,在理想和生活兩者中找平衡,是這一代人共通的境況。

另外,相關於政治的作品,現今大多是短篇的諷刺漫畫(如阿塗的《鵰娜猩!頂硬上!》),又或以插畫表現居多(如葡萄牙畫家 Luís Simões 以畫記錄香港佔中運動) ,還未有較完整的漫畫紀錄,實在可惜。

 


 

延伸閱讀:

慢工紀:錦繡藍田

特殊父子檔:如果全部人都可以嘻嘻哈哈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