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本分格遊記!荒木飛呂彥原畫展「JOJO 展」in S 市杜王町 2017(上篇)

  在 2011 年 3.11 大地震發生後也有不少漫畫家和出版社舉辦展覽,希望可以幫忙振興經濟和籌款,例如大友克洋的「GENGA 展」和尾田榮一郎的「One Piece 展」也是在 2012 年。荒木飛呂彥本身在仙台市長大,相信大家也記得 3.11 時仙台是其中一個重災區,在 2012 年他曾分別在仙台和東京舉辦過「JOJO 展」,相信是希望可以為他的家鄉盡一分力。來到 2017 年,配合「JOJO」真人電影版「不滅鑽石」的上映,加上本年是「JOJO」的 30 周年,還有紀念單行本發行部數超越 1 億冊,「JOJO 展」再次降臨仙台,把整個城市變成杜王町吧!

建立自己的帝國!古屋兔丸《帝一之國》的真人電影版

      昨晚看了《帝一之國》的真人電影版優先場!故事講述昭和年代的日本第一名校海帝高中,進去就讀的學生已經「贏在起跑線」,而如果可以參選學生會,成為內閣成員,甚至成為學生會會長的話,那往後的人生就會平步青雲,不少的政府要員也是由此出身。故事主角赤場帝一(菅田將暉飾演)就決心進入體制,成為日本總理大臣,建立自己的帝國,所以他在校內用盡不同的手段,只為成為海帝第一人!

這絕不是一個夢幻的故事!約定的夢幻島!

    看著封面那些可愛的小朋友,淡淡的上色,魚眼鏡表現的背景,加上書名《約定的夢幻島》,心想這應是本溫情親情倫理劇吧?之後再看書腰的介紹:   媽媽〈親情〉 X  伙伴〈友情〉X  孤兒院〈農場〉   頭兩個也是很「愛回家」啊,不過之後的「  孤兒院〈農場〉」是甚麼回事⋯⋯!?還用了紅色字啊⋯⋯ 打開書本細看,故事在頭 10 頁也是關於溫情孤兒院的,之後愈看愈奇怪⋯⋯同時也愈來愈好看,原來這是個《金田一》+《Prison Break》+《Death Note》+《進擊的巨人》的逃出恐怖孤兒院故事!  

別了,鐵華團。

    (以下劇透)       終於看完了《鐵血的孤兒》。 是的我看得超慢⋯⋯雖然動畫完結了很久,網上也對其結局有不少的回響及批評,製作人也曾就這出來接受訪問和解釋。我因為極度害怕劇透所以完全沒有細看,不過有些也避不了⋯⋯之後會慢慢補回,坦白說我看後也理解為何會有這批評。 不過,就結論來說,我是十分喜歡這套作品。

美術設定的重要!《今晚打喪屍》漫畫版

      原作:余兒 漫畫:葉偉青 Felix Ip 美術設計:faminik     《今晚打喪屍》漫畫版,本作的出現原因是因為真人電影版的宣傳找了 Felix 作插畫設定和海報創作。起初看到黑白設定圖和設計也覺得十分吸引,看畢後第一感覺是他們這次很刻意去營造一種特別的風格,先是承繼了 faminik 本身為 《今晚打喪屍》小說版的美術設計風格,比較 raw 和字體用色相對大膽搶眼,而今次在分格框外也用心加了一些粗糙紙質的感覺。

只看戰鬥場面的觀眾?《鐵血的孤兒》戰鬥高潮前後集數的觀看次數比較

    剛剛看完了《鐵血的孤兒》第 38 話「狩獵天使之人」(是啊我看得很慢⋯⋯),就是早前不少網友介紹的華麗戰鬥場面「克里斯防衛戰」,鐵華團初次與 「厄祭戰爭」時期的 MA 對戰(那設計令我懷念《魔神英雄傳》)!從故事鋪陳到作戰完成也有 4—5 話,初戰到中期部署有點 EVA 「屋島作戰」的感覺。充滿實感的戰鬥場面,還有帥氣的獵魔高達大發神威,一氣呵成,我看的時候也是一次過看完!爽快!

大友克洋作品一覽 Katsuhiro Otomo Archives

  大友克洋 Katsuhiro Otomo   1954 年 4 月 14 日於日本宮城縣登米市出生,日本漫畫家及動畫導演。其中最著名作品為《童夢》、《 AKIRA 阿基拉》及《Steamboy》等等。兒子是著名畫家大友昇平 SHOHEI,只能說虎父無犬子啊! 大友昇平 SHOHEI 介紹:恐怖的 DNA 遺傳!日本插畫家 SHOHEI 簡介! 如有錯誤,請指正,感謝。最後更新日期:2017.5.11  

紙本分格親身遊記!大友克洋 INSIDE BABEL 真跡!

    久等了!之前我們介紹過一個有趣的展覽 ——「巴別塔」展,當中的宣傳插畫有大友克洋老師為展覽特別製作的作品《INSIDE BABEL》。早前我們日本特派記者 J 親身到日本「巴別塔」展參觀,拍攝了在展覽場外為該作品特設的展板!原來他們製作了一共兩張的作品,當中還有展出了大友老師的真跡,現在一起來看看~

井上雄彥 Slam Dunk 最後一話!四版本研究報告!

    有這次的研究報告,事緣有一次朋友「O」inbox 告訴我他有 1996 年最後一話的《Slam Dunk》連載的《天下少年》(天下出版),重點是他說那時是⋯⋯   全!彩!連!載!   我大說沒可能啦!我也儲有當年的《少年 Jump》,那時也只是頭三頁有彩稿,其他頁數也只是雙色印刷(橙/黑),之後的單行本和完全版也是黑白和雙色。不過他說:「有啦!我拿來給你看!」 等候到他和《天下少年》的大駕光臨,心中戰戰兢兢的打開來看⋯⋯原來⋯⋯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