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假的意義(linepaper 專欄)





 

早前到沙田的香港文化博物館,參觀 Pixar 的專題展覽「彼思動畫30年:家+友‧加油!」。這已是 Pixar 第二次在同一地點舉行大型專題展,集中選取了約七至八部作品的概念源頭、製作過程影片與概念插畫稿等等。值得一提是他們也展出了不少角色造型雕塑,這其實是完成角色設定後,把 2D 概念畫轉化為 3D 模組的重要過程。因為製作了角色雕塑實物後,可能有些地方不適合 3D 化,或是和原先幻想的有所不同,因而可在雕塑微調,並作為製作 3D 模組的部門參考。

 

 

是次展覽以「友情和親情」為主題,由第一部長片作品《Toy Story》,最新作《Coco》也有專題介紹,除了珍貴手稿外,最吸引我們的是導演的創作每部作品的歷程,有趣的是他們全都是和放假有關的。

《海底奇兵》(Finding Nemo, 2003)的導演與編劇 Andrew Stanton 在處理《蟲蟲特工隊》後期工作時,終於可以抽空與一段時間沒見面的兒子到公園散步,不過途中他卻花了不少心神去管教兒子⋯⋯後來他反省自己的問題,認為自己根本忘了這次散步的真正目的。

 

「我好像從沒看過從父母角度來探討親子關係的作品。」

 

之後他就開始構思《海底奇兵》的工作了。

《反斗車王》(Cars, 2006)的導演 John Lasseter 花了六年時間製作該動畫,但他談到開初的概念是來自他們一家人放假旅行。太太對他說如果不把握現在的時光,待孩子日後離開家庭上大學後,才意識到沒有親身感受這些重要時刻的時候,那就已經太遲了。所以他決心買了一輛二手露營車,與家人一起穿州過省,渡過兩個月的快樂時光。《反斗車王》的故事主旨,就是談及賽車麥坤如何由目中無人、只懂衝第一,後來經歷巨大挫折後,慢慢學懂停下來,欣賞身邊的人和事。

 

「我發現生命是一個豐盛的旅程,達到目標固然好,但成功時你總希望家人和朋友會在你身邊,為你一起慶祝。」

 

 

《沖天救兵》(UP, 2009)導演 Pete Docter 說明他創作該電影的靈感來自與家人在歐洲渡假時的經歷,他們在巴黎的一間咖啡店,品嘗著熱朱古力,那時沒有甚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只有他們與孩子們談天說笑。「那是一段充滿驚喜的旅遊經歷,但縈繞在腦中的卻是這件瑣事。」他往後就把這避世隱居的心態,化成了動畫中綁滿氣球飄浮在空中的房子。

以上也只是其中一些例子,但留意到這些傑作的誕生,都是發生於創作人與家人享受假期的時候。Pixar 的作品一直也是以友情與親情為核心,原來「休假」就是他們創作的秘密武器了。

現在大家應該明白,為何冨樫義博這麼厲害了?

 


 

展覽資料:http://www.heritagemuseum.gov.hk/zh_TW/web/hm/exhibitions/data/exid247.html

linepaper 原文

 





留言吧!
 Uncategori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