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灑於黑白水墨間!首度中文化!《竹光侍》台灣中文版出版!





 

這次大塊的松本大洋全作品中文化計劃,終於輪到從未曾推出中文版的《竹光侍》啦!

 

《竹光侍》是什麼作品,可以先由松本大洋本人先說說:「永福先生很擅長寫開心的故事,我覺得能由他來寫原作小說真的是太好了。⋯⋯畫這部作品不等於『端出自己的東西』,所以感覺非常新鮮,新挑戰也帶給我很大的熱情,連自己都覺得:

 

『這部時代劇漫畫怎麼會這麼棒啊!』」

松本大洋談《竹光侍》(原載於《松本大洋本》,小學館)

 

對!就是連作者本人也覺得很棒的作品!

 

2006 年開始於小學館週刊《Big Comic Spirits》連載的作品(《吾》之後《Sunny》之前),與永福一成合著(一起參加漫畫社團到松本大洋第一次長篇連載《Straight》時當助手的好友兼漫畫家),以「連載三個月、休刊三個月累積稿量」的進度來繪畫。2010 年完成共八卷的《竹光侍》。

 

永福一成(左)和松本大洋(右),是兩位於 2011 年時,憑《竹光侍》榮獲第 15 屆手塚治蟲文化獎漫畫大獎時的合照。(pic source

 

說到《竹光侍》,其中最為人喜愛的一定是畫風!

 


 

為故事而改畫風

 

比起《花男》和《惡童》時期的冷硬線條、塊狀平面的風格,到《乒乓》、《GoGo Monster》、《吾》時其實也沒有非常大的變化(其實也有慢慢地變得軟潤),一直到《竹光侍》,畫筆像是隻不小心脫韁了的野馬,能滿滿地感受到松本老師下筆時的奔放和灑脫,大面積的留白塗黑,單單是看畫也覺得——

 

好!爽!

 

很喜歡《黑白漫文化》衛析的一篇論《竹光侍》的文章,以活在一千七百年前的南齊畫家謝赫,所提出的「六法」之其中二法——「氣韻生動」和「骨法用筆」來形容松本大洋在《竹光侍》中的畫風,有超時空層面的異常貼切感!

 

*謝赫,南齊畫家,也是繪畫理論家,其書畫論著《古畫品錄》是中國畫創作歷史上的第一次系統性總結,當中提出的「六法」論對中國古代繪畫創作的影響深遠。他提出繪畫的「六法」是:氣韻生動、骨法用筆、應物象形、隨類賦彩、經營位置、傳移模寫。(更多詳情

 

 

憑《竹光侍》榮獲第 15 屆手塚治蟲文化獎漫畫大獎時的頒獎禮中,兩位正在看著的,就是中条省平~(pic source

 

而日本學習院大學文學部教授、漫畫評論者中条省平的評語也說到心坎:

 

松本大洋畫到武戲時,抽象簡化的描線彼此交疊、變換自在,令人聯想到葛飾北齋,大膽無敵的視角與構圖則神似曾我蕭白*的水墨畫。日本美術之靈彷彿上了他的身。⋯⋯《竹光侍》開頭以充滿愉悅的筆法描寫了文化文政時期的江戶,盛世氛圍彷彿帶著微醺,如無邊春色般使人雀躍。作者自己的興奮之情也躍然紙上。

 

(節錄自《松本大洋本》〈松本大洋論——天才的軌跡〉 )
*曾我蕭白,(1730年-1781年),日本江戶時代的畫家。他學習狩野派繪畫,而後卻形成自己懷舊的室町水墨畫風格。他的很多作品都用單色水墨,筆法雄渾有力。其最為著名的,是取材自中國傳奇和民間故事人物肖像畫和風景畫。(info source

 

那為什麼他的畫風會有這麼大的改變呢?他在畫集《One Piece Color Walk 5: Shark》和尾田榮一郎的對談中有提到:

 

「我會配合故事的內容來改變畫風。對我來說,漫畫的圖是用來表現故事發展的一個道具,雖然我不會對這一點特別執著,但我在畫《竹光侍》的時候,想透過圖來牽引作品的想法可能真的很強烈。」

 

2006 年的日本官方宣傳圖,古早味~

 


 

求真的虛構故事

 

故事以江戶時代為背景,有著細長狐狸眼的神祕浪人瀨能宗一郎來到江戶,落腳長屋。宗一郎看來一派悠閒,實際上是個有著不為人知過去的厲害劍士。故事透過能仍看見「精怪」的小童堪吉之眼來看宗一郎,並由多場劍術對決串連全篇。瀨能深知自己有被詛咒的資質,會招來戰鬥與殺戮,因此捨棄真刀,改配竹刀。

不用懷疑,主角宗一郎看起來真的超閒!也可能因為是以「連載三個月、休刊三個月累積稿量」的進度來繪畫,因此悠閒的感覺也反映在畫面之中。

 

超閒~

 

除了特別的連載進度外,松本大洋也曾為切身感受江戶時代的氣氛,創作時參考不少浮世繪畫作,還嘗試點蠟燭生活以感受江戶時代極為漆黑的晚上氛圍,就是很神心~

 

「⋯⋯由於當時想要真實重現江戶時代的對白及設定,每個星期都麻煩江戶時代方面的考證專家(保垣孝幸)幫忙考證。現在想想,要是再偏娛樂性一點就更好了!」

 

(出自《松本大洋本》中〈詢問大洋——迫進松本大洋深度的七小時訪問〉)

 

而在設定方面,由於原作永福一成喜歡女性角色,因此擅長畫老人和小孩、鮮少描繪成年女性的松本,難得地在書中描繪了女性要角,以及女性角色對主角宗一郎產生的幽微心情。

 

正因為不是自己所創作的人物謎之浪人來到長屋他是劍之達人而且被所有人喜歡⋯⋯這樣的設定我覺得非常難⋯⋯()。想線索的時候覺得要能用畫『TWIN PEAKS 江戶版』的心情去畫也不錯因為永福先生說你可以隨意更改』我便加了刀之妖怪國房還有森佐佐太郎這些人物反覆試驗因為不用自己出主意感覺新鮮可以挑戰新事物有幹勁因此覺得很開心有『怎麼變成這麼棒的時代劇了!』的想法。但是,畫完後幾年再重讀時,總覺得這部作品有點太難了!

 

(出自《松本大洋本》中〈詢問大洋——迫進松本大洋深度的七小時訪問〉)

 

請不要在意~松本老師,如你好友所說,一眾粉絲也永遠地期待著你的新作:

「透過這韻味有如『鳥獸戲畫』的江戶繪卷,松本大洋再度開拓了漫畫表現的新境界。⋯⋯大洋甚至說《竹光侍》是他自己的最高傑作,我聽了非常感謝,不過也有點不同意這個說法。松本大洋的最新作品永遠都會是他的最高傑作。」

 

永福一成談《竹光侍》(原載於《松本大洋本》,小學館)

 




 


 

來看台灣版中文版!

 

台版與日版的同異

 

台版第一二卷的書封、書脊和書腰。書腰的選色和封面右上角的作者名字一樣。

 

台版第一二卷的封面(日版的會把燙金部份預覽為黑色)

 

印刷中,以日版書封作為樣版。(圖片提供:大塊文化)

 

真實的樣子,左方為日本版,右方為台灣版。(一樣大小,只是台灣版封面翹起了) 封面一樣是用帶點纖維的紙,呼應故事中江戶時代的樸素感。惟台版用的紙比日版黃一點,和畫作的對比就降低了一點點。(真的很少,相片有看出來嗎?)不過手感是一樣的好~

 

標題字燙金,平衡紙張的樸素感,和紙張的白配合起來顯得優雅。此為日版的燙金,可見凹凸表面,較啞面的白金。

 

台灣中文版,紋淺一點平滑一點,濃一點的金。順帶一提,日文中的「竹光」指的便是「竹刀」。

 

日版的內封和襯紙,內封的背面和襯紙黏著,雖然比較漂亮,但日子久了就是翻開內封時會看到皺皺的襯紙⋯

 

係幾靚既⋯⋯襯紙的紋路也很深。

 

台版則直接用牛皮卡紙當內封,挺身而又乾淨俐落,雖然沒了淺黃竹的感覺,但也是個很不錯的選擇。還有,襯紙的紋路淺一點~

 

內封底的小貓~

 

日版(左)的封底有 isbn 和 bar code 等資訊,而在台版則整塊移到右下方小小的~完整的一幅貓咪圖 <3

 

這是日版一至八卷,標題字也有燙金!(台版也有跟足啊!不惜工本!)值得一提的是——書脊上的卷數(中間綠色菱形的部分)在設計上是一樣的綠色。由此可知日版的印刷也有不完善的地方啊⋯⋯所以,請為台灣版加油!(請很現實地以銷量支持)

 


 

海外版獨有!
永福一成特別繪製《竹光侍》背景解說+評論家中条省平解說文

 

對啊!是原作永福一成畫的!別忘了他也很會畫圖啦!很可愛的浮世繪風格人物。

 

卷末附錄的中条省平《投向「精怪」的視線》全文。

 


 

首版限定!纖細的宣紙小海報

 

《竹光侍》中文版初版附送以海月宣紙印刷的小海報(28 x 20cm),正面,圖是來自第二卷的封面插圖。

 

 

宣紙很薄,在印刷上也更花功夫(靜電很重,要慢慢印)。

 

印刷時的樣子~(圖片提供:大塊文化)

 

然而⋯⋯有折跟無折的宣紙小海報,我個人而言差別是滿大的,因為折位正好在人臉的部分(也沒辦法啊因為圖的結構就這樣),所以~我想也有人會跟我一樣想要無折版小海報的!

 

A3 大小的書店海報~ 也是我們活動的獎品之一啊!

 

看到這裡的朋友,請密切留意即將公佈的有獎活動詳情~

溫馨提示:先把書買到手!

 

《竹光侍》台灣中文版

第一、二卷
於 2018 年 6 月 28 日發售
* 聽說信和好像到貨了,也可以問問相近的漫畫店~ 不知道最近哪裡有漫畫店嗎?

 

鳴謝 Erica Li 幫忙翻譯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