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安古蘭國際漫畫節——松本大洋展覽簽名行程全紀錄(初來報到+簽名篇)





其實到最後也沒想到自己真的能去法國看展覽,所以到了現場也拋開法國人毫不掩飾對「只在拍照不在看展」的鄙視目光,三刷松本展把現場大部分原畫拍照紀錄,畢竟這樣的機會不知什麼時候才可能有了。這篇是漫畫節慨恬的介紹,還有簽名會的紀錄,展覽部分請再稍候~


2018 年 9 月 1 日,第一張公開要展出 200 張原畫的圖片。那時想直接辦個旅行團算了 XD

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la Bande Dessinée d’Angoulême (FIBD)
第 46 屆安古蘭國際漫畫節


2019 年 1 月 24 – 27 日

*松本大洋展則是一直到 3 月 10 日


或是由火車到達法國城鎮安古蘭那一刻說起吧!

飛機到達巴黎那天大風雪,轉乘火車一路往南走,天愈來愈清也比較暖。
到達安古蘭站的一景~
站內介紹展覽的展版!立刻跑去研究一下能不能整幅撕下偷走,怎知圖和黑色的部分是一整塊布來的,魔高一丈啊⋯⋯
站內還站著一排西裝筆挺的法國青年,迎接即將來到的 VIP 們~
然後在站外⋯⋯看到迎接松本大洋的牌子!!意思是他快要到了嗎?!邊大叫 OMXG 邊衝過去拍照,不知有沒有嚇到同樣在拍照的大辣總編 XD
很可惜體虛的小編抵不住冷風,無法再在車站等候老師降臨,默默地邊回頭邊走路到酒店去。
這種時候就會覺得鍛練身體很重要。

然後就是 check in,吃個午餐,準備香港攤位的展品,出席 FIBD 的開幕酒會等等~在準備展品期間的一小段空閒時間,除了到對面台灣展位看看,還有就是在官方 FIBD 沒人看顧的攤位偷偷拿了 display 的 catalogue 來翻看,印刷比想像中好多了,拿在手超級大本,的確是物超所值。

松本大洋展覽圖錄,放在 mouse 旁邊對比~網上購買(不運送到亞洲)





安古蘭國際漫畫節是一個城鎮規模的漫畫節,下面是漫畫節的地圖,可見分散在安古蘭城鎮裡不同顏色的標誌,全都是舉辦相關活動 / 展覽的地方。地圖顯示的範圍約有銅鑼灣+灣仔那麼大,而且安古蘭還是一個小山城!可以看到地圖上方是 Manga City 大帳篷,主要是東南亞漫畫相關,而香港展位也在其中。

松本大洋展在地圖左下方,於山頂的安古蘭博物館中。而 Masterclass 則在山下的 Cinema CGR 舉行,旁邊是 Rights & Licensing Market,出版相關人員專用。

重點是如果等不到 shuttle bus 的話,每天上山落山兩三回都幾係野⋯ 雖然只是十多至廿多分鐘的路程啦(軟癱)

都還沒說到要去看其他展覽和活動呢⋯⋯

安古蘭漫畫節第一天,因為要準備下午的講座,整天都在半山的 Manga City 周圍逛逛。先說說 Manga City,因為是東南亞漫畫相關,裡面除了有香港、台灣和韓國的展位,還有些是法國出版社的展位,展出的都是日本翻譯漫畫。雖然沒人不知日本漫畫在世界的影響力,但第一次到歐洲漫畫節的小編還是被其文化滲透力嚇一嚇,是本國不用到現場也佔半個館的氣勢啊!

KANA 的展位有一幅很大的 Sunny 插畫背板~小編在那裡拍了很多張照片 ❤️
*那時還沒為意有人在那裡排什麼隊導致第一天的悲劇。

這張《Sunny》插圖也有海報售賣,看我們回港後拍的開箱影片:

松本大洋在法國有兩間主要的出版社,其中一間也是最大的一間是 Kana,松本大洋作品中的《花男》、《竹光侍》、《吾》(敲碗中文版~)、《Sunny》和最新出版的《花》也是他們出版的。

KANA 的松本大洋頁面

《Sunny》牆的旁邊就是簽名桌,晚點松本老師簽名的地方~
KANA 展位售賣的松本大洋作品,《花》(右側)還沒有中文版啊,棄用黑色轉用彩色大頭插圖封面,吸引多了!雖然日版有平野甲賀造的「花」字⋯⋯從出版的先後也可估計歐洲這邊的讀者口味跟亞洲的大不同。

法文版《花》的預覽影片:
《吾》也有法文版了,簡單的兩色設計非常漂亮,印刷便宜觀感也不落俗套,KANA 高招。
看完展覽覺得《吾》絕對是被少看了!!希望快點有中文版吧~~

另一間出版松本大洋翻譯作品的是 Éditions Delcourt,也剛在安古蘭漫畫節前重版了《惡童》和推出了《乒乓》的合集。

Delcourt 出版的松本大洋作品
《乒乓》合集第一集介紹,有愛的附錄

另外就是出版《ZERO》合集的 Pika Édition,也趁著這次漫畫節推出複製原稿,但當然沒有海報那麼吸引啦~

Pika 出版社推出的《ZERO》複製原稿,8€

安古蘭漫畫節大部分正式的簽名會都會有一個機制,就是粉絲需要先在簽名會那天早一點或特定時間排隊抽籤,抽中了就可以到展位購買相關書籍(不一定要簽在新買的書上),然後在簽名會開始前(1-2 小時?)排隊拿簽名了。當然要是沒抽中的話⋯⋯只能偷偷再排隊 / 等第二天了。目的是確保簽名能在限時內完成,也確保粉絲不用白白浪費大半天時間排隊。

而初來報到的小編不識規矩,錯過了抽籤的時間,所以第一天就只能跟一堆台灣人眼光光地在旁邊看松本老師為其他粉絲簽名了。(不過這是小編第一次見到本尊,也是第一次看他現場畫畫,算是錯有錯著吧~)如果有朋友在現場的話,應該會對這堆一直在尖叫發瘋的粉絲側目吧哈哈!沒辦法怨念太大了 XD

來自官方的簽名會相片,由於簽繪不能拍照,也不能合照,真可惜啊⋯⋯不過可以看到粉絲和老師的距離是⋯⋯多麼的近啊!我心臟都要跳出來了!pic source

那天 5:30 開始的簽名會,松本老師差不多晚了一個小時才到。剛坐下就拿了一大堆筆出來用作簽繪。簽名時除了簡單問問粉絲的名稱,翻譯人員也會即場翻譯粉絲對老師的說話(告白的時機!),當然還有趁機介紹自己作品的畫家和漫畫家啦~老師會一邊畫邊抬頭看看粉絲,而手也沒停下來。(是禮貌性地看著粉絲說話,而不是因為似顏繪什麼的,是對粉絲的尊重,感動~)

第一天成功拿到簽名籌的大都是法國粉絲,大概是對漫畫節規則比較熟悉的一群~反正也沒拿到籌的小編,也跟著台灣粉絲一起看看幸運兒們剛拿到的簽名!

這是其中一位拿著新出版的法文版《花男》給老師簽名的粉絲 Julien~ 所以就畫了個花男!(心口有個「花」字還有背景啊!)
這張是簽在法文版《花》的黑色內襯紙,松本老師會選用較厚的白色筆,當然也是畫上《花》裡的角色。
其中一位拿著「松本大洋+Nicolas De Crecy 插畫作品集」給老師簽名的幸運兒 Geoff,本來已因傳媒身份得到了 Crécy 的簽名,現在終於儲齊兩位的簽名,太幸福了!老師還用了原子筆簽繪,是我多想了嗎?跟該頁的紅藍插畫很配合~(而且是小白啊 ❤️)老師看到 Crécy 的簽名時眉頭跳了一下~
其中一位曾來到香港展位的幸運兒 Hynmaine~ 生於法國也會說廣東話,謝謝她大方展示簽名,還教小編明天怎樣拿籌,太感動了~ 這裡有一大堆松本大洋的粉絲,大家不受語言的隔閡,分享得到 / 看到簽名的喜悅,是至分享會以來久違的快樂 🙂

快要 8 點場館差不多關門時,很多展位都人去樓空了,就只有松本老師一個漫畫家努力地簽。老師,辛苦了~






第二天順利成為人生勝利組的小編!

工作人員說成功抽中了!要不然我還要承受著巨大的心臟壓力手震震按翻譯啊⋯

由於不能拍照,那放多一張官方相片,和拍一下我們得到的簽名吧~還有說說我們選擇拿這個給老師簽名的原因。

若你幸運地抽到簽名籌,下一個輪到你時的視線角度。(有沒有感到心跳突然加快)pic source

#紙本分格小故事

2017 年 7 月 27 日,我們得到台灣大塊文化授權推出《乒乓》香港特別版絲印海報:2019 年 1 月 25 日,在法國安古蘭漫畫節中排了一個下午後,終於有機會向松本大洋老師展示海報,並解釋我們的設計與印刷概念均源自他的繪畫手法——喜歡在色紙上用白色油墨上色。

看到後他說了句「厲害啊!」,之後我們告訴他這是漫畫中我們最喜歡的一格,他聽到後也笑著說這也是他最喜歡的其中一張,好像與他做了一個簡短的訪問似的。

最後拿出了白色的走珠筆(他本身很細心預備了很多不用顏色的畫筆,在不同顏色材質的紙上也可簽繪),在海報黑色的部分畫了小時候的星野裕與月本誠,背景還有江之島的海岸線。

完滿了的神奇故事,謝謝松本老師。

而小編自己也拿了《かないくん》(金井君)給松本老師簽名。金井君是 Facebook 專頁「松本大洋的外星分部」的起點,因為 2014 年在日本一個印刷展覽《GRAPHIC TRIAL》中看到設計師祖父江慎的金井君 Test Print,無論如何也想把這樣厲害的設計、印刷和繪圖的合成品分享給大家,才硬著頭皮開始了專頁和那篇得到熱烈迴響的文章——白色不只是白色!《かないくん》繪本的印刷製作特集!

拿著這本金井君,簡單地介紹自己和專頁,和期望把松本老師的作品推廣給更多人(雖然這樣說有點失禮),最後是直接告白~ 總覺得說完要說的話以後,簽名都變得不太重要了(羞)。

要說難忘的話,能在一個地方遇到世界各地的松本粉絲,才是讓小編最難以忘懷的經歷。每一次排隊,隨便跟前後方的粉絲聊天都很開心~ 真心希望有一天能辦個松本粉絲聚會,大家共聚一堂分享喜歡的作品!

結果寫了數天都還沒到展覽的部分,下篇續⋯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