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色彩之替身使者——荒木飛呂彥





原文於台灣《The Affairs 週刊編集》第十九期刊登,2019 年 1 月 11 日


荒木飛呂彥這位漫畫家,對我來說是個非常奇特的存在。

在小學時代我最愛的一定是鳥山明《龍珠》,除了那新奇刺激的打鬥動作外,簡潔易明的線條畫面也是非常吸引。記得那時曾有表哥借我看《JOJO》(應是第一、二部),我翻了幾頁就說了句:「怎麼全是黑漆漆的?完全看不清楚角色們在做甚麼啊!」之後就放棄沒再看了。

自此之後隔了一段很長的時間,雖然知道這部名作,可能因為小時候的陰影(?)所以沒有再次接觸,直到二十多年後到日本參觀了「羅浮宮漫畫展」,於六本木森美術館看到了荒木老師《岸邊露伴在羅浮》(岸辺露伴ルーヴルへ行く)原稿真跡,初次觀看實在是震撼我心!數天後在中野的著名二手店 MANDARAKE 看到巨大的 25 周年畫集《JOJOVELLER》,想了數十分鐘後還是決定用盡銀彈買下,回去打開細看後心想「幸好有買呢」⋯⋯ 往後的日子就參觀了仙台與東京的《JOJO 展》⋯⋯因為實在是很喜歡他的畫作!自此踏上了這星塵不滅之路。

日本漫畫家荒木飛呂彥1981 年以《武裝ポーカー》這部作品入選第 20 回手塚賞準,其後在 1987 年開展了《JOJO 的奇妙冒險》系列,2017 年 12 月宣布漫畫於日本的總發行量正式突破一億冊,成為了集英社旗下第六部突破一億冊的作品(其他有《One Piece》、《龍珠》、《SLAM DUNK》、《NARUTO》及《烏龍派出所》),作品至今仍在連載中,並於 2018 年踏入三十周年。

荒木老師很喜歡在原稿中運用不同的繪畫素材與剪貼技巧,這無論在彩稿或黑白原稿也是如此。舉個例子,在《岸邊露伴在羅浮》中,岸邊剛到法國羅浮宮門前的著名場面跨頁,看印刷稿時可能留意不到,但在原稿前細看則會發現到,背景右邊較近鏡的建築物是以鋼筆手繪的,清楚看到密密的墨線與白油,可是在左邊較遠的建築物,好像比較整潔似的?原來是用相片覆印出來再加工貼在畫稿上的!往後在上面做駁線等等的功夫把畫作與印稿融合,不細看原稿可能會發現不到。

在《岸邊露伴在羅浮》原稿前細看會發現到原稿上布滿著剪貼痕跡,顯出漫畫家與助手們親手在畫紙上繪畫的獨特質感。

這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在其他的原畫中更有數之不盡的剪貼技法,有時是一整格剪下再貼上去,或是先畫了超複雜的背景後,再分別把角色、替身、畫面前方小物件,甚至是「名物一號」——效果音貼上去,原稿上布滿著剪貼痕跡,在現在愈來愈多電腦繪圖的畫稿之中,這更能突顯出漫畫家與助手們親手在畫紙上繪畫的獨特質感。

至於大家也認識的「名物二號」—— JOJO Pose,荒木飛呂彥不時也參考西方雕塑的形態動作,相信羅浮宮方面也是因此而邀請他合作。《岸邊露伴在羅浮》部份構圖正正就是取材自羅浮宮內收藏的雕塑品。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場景是發生在展覽館裡一些平常禁止進入的區域,例如是地下通道和特別藏品室,更是他本人親自去考察取材的。

The Dying Slave, Michelangelo
Psyche Revived by Cupid’s Kiss, Antonio Canova

顏色組合與運用是荒木飛呂彥的畫作在眾多漫畫家之中最獨特的招牌。在早期時他已經不會為角色定下唯一的顏色設定,而是根據每張彩稿當時的構圖、氣氛和人物動作等等,從而考量作出不同的變化。在往後的作品中他仍然保持了這用色風格,特別在一眾角色大集合時更明顯。在構圖的階段中,他會仔細的為人物衣服與背景試試各種顏色的配搭,確認後才正式在畫紙上繪畫草稿。

在《JOJO 冒險之波紋》展覽中,他為該次展覽特別繪畫的系列畫作〈背叛者總是存在 〉(裏切り者は常にいる),因為這是他首次繪畫的大型畫作(每張寬 1.2 公尺 ,高 2 公尺,一共十二張),在色彩選擇上他特別考慮到畫作的大小。由於他大部分畫作本身無論角色本身還是背景,也多以鮮豔的用色構成,而這次因為是畫作較大張,為了避免參觀者眼睛觀看太疲倦,所以特別選用了比較淡啡的用色。

在 2017 年的仙台《JOJO 展》展覽內播出的訪問中,他說明「未知」是《JOJO》作品系列之中很重要的元素。影片中他用圖表來說明顏色的使用方針,首先選了兩支代表性的顏色,分別是黃色(Yellow)和檸檬綠(Lime Green),當中特別強調綠色的色系在作品中的定位十分重要,因為它代表著「奇異未知的世界」。

《JOJO》作品系列兩支代表性的顏色,分別是黃色(Yellow)和檸檬綠(Lime Green)。
不同深淺度的綠色,「X」代表「奇異未知的世界」。

而在《JOJOVELLER》畫集中,荒木老師提到漫畫第一部〈Phantom Blood〉中已經有數張插畫用了綠色做主調,「自己也忘記了為何當時會使用綠色呢!」他笑說,但現在回頭看也覺漂亮,可能是當年希望讀者在書店看到自己的作品時,被這綠色吸引著,「啊,是那綠色的漫畫!」甚至變成了作品的特定標誌。直至現在,「綠色」仍是《JOJO》系列中十分重要的主要顏色。

大家看《岸邊露伴在羅浮》時,可細心留意荒木飛呂彥用色的變化。(以下輕微劇透)故事中主要出現了數個場景,他也特別設計了不同的色調配套:岸邊露伴在日本時,無論人物或背景色調均是微黃色,當中有數格談及古畫的來源時則是灰色;當鏡頭一轉至巴黎的羅浮宮時,配合了巴黎的藍天,色調變成較輕鬆的粉藍與粉紅;後來當他們一行人走到地下室時,因應故事漸漸緊張,色調變成恐怖陰森的灰綠色。最後事件解決後,色調再次變回粉色。

下一版跨頁

無論角色設定、故事劇情以至漫畫紙上的每一小格,荒木飛呂彥也時常展現充滿細心設計的繪畫個性,這也是《JOJO》系列一直如此吸引讀者,在日本及法國等地受到重視的原因。荒木飛呂彥近年在羅浮宮與日本各地展出盛況空前,2018 年鄭問漫畫作品於台灣故宮展出,現在英國大英博物館也即將舉辦日本漫畫主題大展了。從這些現像來看,「漫畫」在普遍大眾之間的地位正在漸漸提升——我們並非因為漫畫於博物館展出才認同漫畫的價值,我們是因為閱讀了漫畫作品本身而認同了漫畫。

如果我早十年喜歡了「JOJO」,現在我應破產了吧。

// —— TO BE CONTINUED… —— >>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