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友克洋《AKIRA》進化之路(傳說起點篇)





早在《AKIRA》連載之前,與大友克洋並肩作戰的,就是他的責任編輯由利耕一。講談社的雜誌《Young Magazine》在 1980 年 6 月創刊,那時由利先生已經積極尋找不同的漫畫家和作品。他憶述當年有很多大學生繪畫漫畫,而他也在全國各地的同人誌圈子閱讀超過 600 本作品,只為了尋找具潛質的漫畫家,以開拓更大的青年人漫畫市場。

由利耕一,1947 年出生,曾任《AKIRA》編輯、講談社《Afternoon》漫畫雜誌總編輯、大友克洋《KABA》及《KABA 2》畫集編輯等主要工作

另一方面,早在 1979 年,大友克洋已在另一間出版社——雙葉社剛推出了他漫畫的單行本,同時得到不錯的評價,於是由利先生就決定要聯絡他見面相談。由利先生記得當年是相約了他在吉祥寺見面,可是等了很久也不見其人現身⋯⋯到了第二天聽到他失約的原因竟是:

「我忘記了」(笑)

他們第一套合作的短篇作品,《彼女の想いで》於 1980 年 11 月 17 日的《Young Magazine》刊載,其後於 1981 年的《スイカメシア》(Watermelon)和《武器よさらば》短篇作品也是他擔任編輯。28 歲的大友克洋與 35 歲的由利耕一,儘管他們經常相約出來喝酒談天,因為大友克洋是個習於自己一個人思考的漫畫家,在這些非公式會議中,基本上他們很少討論漫畫的故事發展。

在由利先生的角度,那時期 Ridley Scott 的《Blade Runner》電影(1982)十分受歡迎,同時曾參與該電影及《TRON》電影的藝術設計師 Syd Mead 新畫集推出,好像整個時代氣氛也是現代稱之為「Cyberpunk」的作品風所充斥。後來其實在大友老師在動畫版的製作特輯時說到,當年雖然《Blade Runner》十分著名,可是他創作《AKIRA》時根本沒有所謂「Cyberpunk」的概念。他對當時社會的過份制度化發展抱有一定意見,希望在作品表現出對其有「破壞之衝動」,於是把 60 年代的安保社會運動和 1964 年東京奧運會等等的大事件,再一起集結起來,成為了社會運動、奧運、宗教崇拜、對科學力量的追求等等的集合體,最後再一次過大友老師對之破壞再重組 —— A.D. 2019 NEO TOKYO。

TRON, Steven Lisberger, 1982
Blade Runner, Ridley Scott, 1982

大家也可能知道,大師 Moebius 對大友克洋作品與繪畫之影響,但 Ridley Scott 的《Blade Runner》同時也是受其影響(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之前寫過相關的研究文)。





在連載開始前,大友克洋在一張 A4 紙上寫下了關於《AKIRA》的大綱情節,其中上面寫著的其中一句是:

「如成熟的柿子自行掉落般」

記裡憶中那是描述停滯不前的文明狀況之類的話,給由利先生留下深刻印象。其實那張 A4 紙內還提到故事的結局,最後漫畫的結局跟當時寫的真的一模一樣!

雖然故事大綱已有,可是人物設定卻還沒有預備好⋯⋯在開始連載前約兩星期,大友老師要為即將連載的新作繪畫第一張宣傳圖,但事實上當時他的腦海中無論故事與角色設定等等也還沒想清楚,那宣傳圖要畫甚麼呢?最後他畫了一個小孩子的側臉:「我當時只決定了主角是一個年輕小男孩,所以那時就只可以畫下這張圖,至少往後並不會貨不對版吧。」

該插畫在 1982 年 12 月 6 日的《Young Magazine》上刊登,預告其漫畫即場登場。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漫畫中第一話於關東地區投下新型炸彈,從而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那爆炸的日子同樣是 1982 年 12 月 6 日(下午 2 時 17 分),這果然是傳說的起點之日。

《AKIRA》於 1982 年 12 月 20 日開始在日本講談社《Young Magazine》連載。當時的封面插畫和卷頭彩色跨頁也同時用上了 Pixel 化的效果處理,而未經處理的原畫則用了在鐵道廣告。值得一提的是,那時大友老師其實還沒決定好人物設計等細節,所以這名「少年」現在看來貌似金田 + Akira 的樣子,他解說他當時繪畫時其實也不知道他是誰,相信是截稿日快到了(笑)。

卷頭彩色跨頁,後來也有用在動畫之中

連載第一回的介紹已打著「SF Action」的名號,加上封面和卷頭七張彩頁,氣勢一時無兩。由利先生把當年的情況比喻為「新的酒裝在新的皮夾袋內」,充分形容出《AKIRA》的出現對當年的讀者來說是非常具爆炸性和新鮮感。他也解說到他認為此作受歡迎的原因,相信是因為那畫面呈現那嶄新的感覺,加上這個本格 SF 漫畫出自一個日本漫畫家之手,相信讀者也感到十分新鮮呢!另一有趣的是,在就算在第一期單行本推出後,其中的主角「Akira」也還未登場,這在當年的連載漫畫確是一個異例。

想起當年第一次看動畫時也有這感覺,看畢整套所謂 Akira 好像也沒有出過場⋯⋯


在訪問中大友老師也有解釋,當年他開初無論角色、名字與故事設定也參考了橫山光輝作品《鐵人 28 號》的設定——例如《AKIRA》兩位主角「金田正太郎」與「島鐵雄」,他們的命名也是來自《鐵人 28 號》故事中的角色,金田正太郎就是駕駛機械人的同名主角,而島鐵雄則是取自科學家敷島博士其兒子「敷島鐵男」,他同時也是金田的好朋友。另外超能力兒童們身上也有一個編號, Akira 掌心的就是鐵人 28 號的「28」,代表其終極的力量。

關於故事的設定,大友老師笑說那時也借用了一部份:「有一件威力巨大的軍事武器,過往因為戰爭而暗中開發,現在再次被喚醒了⋯⋯如果你說《AKIRA》的概念是根據《鐵人 28 號》而發展出來,相信也不會距離太遠。」

至於 Akira 的原型設定,靈感是來自 1960 年手塚治虫的動畫《西遊記》中小龍,大友老師說到他因為對那哭泣悲傷表情的記憶很深刻,而當他決定了 Akira 是一名小孩子後,腦中就再次出現了小龍的樣子,於是就以這作為原型,現在看回他們的樣子,那對「死魚眼」果然很像呢!

《西遊記》小龍

Akira 的名字由來也很有趣,大友老師回憶起當年構思時,因為其他的工作關係所以經常到一所電影製作工作室,但埋首於《じゆうを我等に》剪接工作時他偶而會聽到隔壁有人叫喚著:「Akira!Akira!」他當時很好奇那究竟是誰呢?雖然沒有特別詢問或查證,但他和工作夥伴推測,當時在另一邊工作室的其實是著名日本電影大師黑澤明 Akira Kurosawa,這也是「Akira」這個名字其中一個由來。


一年多後,《AKIRA》第一期漫畫本將要推出,結集了從 1982 年 12 月至 1983 年 9 月的連載漫畫。在 2012 年《BRUTUS》的大友克洋特集內,刊登了由利先生在 1984 年 9 月 17 至 23 日的記事本相片,記下了當時決定在 9 月 21 日發售《AKIRA》第一期單行本。

為了要展現最佳質量的漫畫本,所以選取了書度較大的做法,那才可以看得清楚大友老師異常複雜的線稿,此外定價 1000 yen 也並不便宜,就算到現在封面也有保留那「SPECIAL PRICE 1000 YEN」的字眼,所以無論在書度大小和定價也非當時在市場上常見。

在種種「不利因素」之下,初版印刷量也達至 23 萬本,但在發售前 4 天(9 月 17 日)再緊急加印 7 萬本,總共 30 萬本,實行了未公開發售就已經「重版出來」,相信那時候書店的訂書認購反應真是極度熱烈!

當年日本曾推出一個特別版書盒,是大友克洋的「親信」才會擁有,因為世上只有 100 套⋯⋯而相片中的就是屬於由利先生的。

除了「重版出來」的歷史外,記事簿內也記下了點點大友克洋的工作時間表(有些是推算出來):

星期六(22)早上 5 時草稿完成,下午 4 時開始繪畫人物。
星期日(23)下午 5 時完成繪畫人物(應助手應同時繪畫背景中)。
星期一(24)早上 8 時 10 分,完成 20 張原稿。

漫畫本身是雙週刊連載,每回約 20 張原稿,一個月約 40 張原稿,此數量對於週刊連載可能也算輕鬆(!?),但《AKIRA》絕對是一個特殊的例子,那種超高密度的線條,加上極級豐富的背景,與及爆炸性的分鏡呈現,先不計故事,要以這頂級畫質作畫實在是燃燒生命!實在辛苦了當時的大友老師和助手們⋯⋯

平常的漫畫家的工作步驟,可能是先在普通的筆記本畫下分鏡稿和對白等等,決定好後才在正式的原稿紙上繪畫草稿和上墨線及背景等後期工作。可是由利先生憶述,當時大友克洋是超過了分鏡稿的步驟,而是直接在原稿紙上繪畫鉛筆草稿,可見他整個分鏡稿已在他腦中建構好了,繪畫速度得以提升。

他在《KABA》畫集內有提及過繪畫的速度,其實繪畫封面或漫畫版頭插畫是非常花時間,那時《AKIRA》的版頭通常花上一整天繪畫,而其中於 1981 年推出的《GOOD WEATHER》封面插畫,因為是橫跨了前後的超細緻拼貼插畫,那時他是花了一個半至兩個月完成。

《AKIRA》版頭插畫
《AKIRA》版頭插畫
GOOD WEATHER,未上色稿
大友克洋的繪畫工具
1982 – 1986 年,大友克洋工作室

由利先生在起初連載時還說笑,當年有想過 10 回之內就已經完結了⋯⋯ 怎知現在變成了漫畫界和動畫界的經典作品(笑)。

下篇待續。


參考資料:

動畫版 AKIRA 製作特輯,1988
KABA, 1989
AKIRA CLUB, 1995
BRUTUS 大友克洋特集,2012
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Wikipedia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