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鬼屋式劇場」延續到實體漫畫 給安享逸樂年輕人的白色恐怖漫畫《夜長夢多》

如果有一天連夢境都被監控?
當近未來的世界只剩下威權,會不會連身體、生命都不屬於自己?
又或者,從過去到現在,威權其實根本不曾離開?

《夜長夢多》封面,260 x 184mm,142 頁,精裝硬皮

《夜長夢多》是一部以極權為主軸,結合漫畫、攝影和詩詞的書。全書共五篇漫畫,由 日安焦慮曾耀慶A RayCroter陳澈 5 位風格各有不同的台灣漫畫家所繪畫,每篇長 25 – 15 頁不等。

而本書的前身,則源於一個與別不同的戲劇。


《夜長夢多》的前身
鬼屋式切身體驗極權

2018 年,藝術家鴻鴻(閻鴻亞)與他擔任藝術總監的黑眼睛跨劇團合作,製作「沉浸式戲劇」《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

另有長版精華片(07‘26″)

看影片才知道「沉浸式戲劇」是什麼一回事。觀眾像是去鬼屋一樣,需親身 / 被拖走到不同的房間,用各種方法體驗白色恐怖。而這體驗的地點,就在白色恐怖時期,曾羈押並審理政治犯的「景美看守所」,即現今的「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

臺灣白色恐怖時期,是指國民黨主政的中華民國政府在臺灣進行的威權統治,從1949年5月20日始至1991年5月22日為止。中華民國臺灣政府主席兼臺灣警備總司令陳誠頒布《臺灣省戒嚴令》,宣告自1949年5月20日起在臺灣全境實施戒嚴。
「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仁愛樓正門外觀。仁愛樓原為軍法學校校舍,臺灣警備總司令部遷入後改建為看守所。過去曾是當時羈押並審理犯罪軍人、重刑犯和政治犯的看守所。
《返校》電影版也有在這裡取景啊。
p.s. 這麼重要的地方竟然從沒台灣人推薦我去看看。
《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其中一部分,坐在椅子上的「觀眾」被矇眼上手釦和拷問。
pic source

當時的演出裡,參與者會被帶回白色恐怖時期,被拘留、被審問、受到各種暴力脅迫與精神折磨、讀過一封封受難者寫下的遺書,以第一人稱視角直接感受當事者的情緒,並且開啟對於轉型正義的思考。

——黑眼睛文化
觀眾變身受刑人,簽下通匪自白書,體會困在暗室被凌虐拷問的滋味。
> 一記耳光 打回白色恐怖——沉浸式劇場狐臭汗臭超不舒服

劇場能夠分享的有限,但我們想要走得更遠——

體驗的延續
漫畫、攝影與詩

劇目完結後,鴻鴻與慢工文化合作,並邀請其總編輯黃珮珊擔綱主編,花一年時間,編製實體書《夜長夢多》,以延續白色恐怖下政治受難者所承受的苦痛體驗。

封面,標題字特寫
封面設計:蕭羊希
漂亮的標題字體設計
封面設計:蕭羊希

「歷史如果沒有感同身受的話,它就只是一些被操作的標籤或語言而已。」

黃珮珊說,這句話是編輯本書時的一個依歸。它來自策展人鴻鴻為戲劇《夜長夢多:異境重返之求生計畫》所下的一句註腳。(《夜長夢多》編後跋

封面寫了五位漫畫家名字

黃珮珊扣合「國家暴力」主題,將書分為 5 階段:

  1. 監控
  2. 審訊
  3. 酷刑
  4. 粉碎
  5. 行刑

分別由 日安焦慮曾耀慶A RayCroter陳澈 5 位風格各有不同的漫畫家所繪畫。攝影作品由攝影師陳藝堂提供。而卷首和卷尾的選詩,則由藝術家、黑眼睛跨劇團藝術總監、詩人鴻鴻負責。

目錄
卷首以魯迅的詩掀開「夢」的序幕。
pic source

序曲:昨日之夢

日安焦慮(丁柏晏)

作畫之前,他先著手查詢台灣白色恐怖資料,本來還覺得這段痛史有點遙遠,然而就在此時,香港發生了反送中抗爭,兩相對照之下,頓時產生歷史一直重演的感覺。

為了凸顯國家暴力主軸,首先浮現腦中的便是中國對影視娛樂的審查與禁令,但是他另外加進了科幻思維,創造出「共享夢境」的新興技術,未來世界的民眾得以在夢中分享禁歌與禁片,但是政府連你的夢都不放過,特務黑手會直接闖入實際並不存在,只有在夢境中才會出現的私人房間,換言之,國家暴力讓你連自由作夢的空間都沒有。

source: 《文化週報》白色恐怖的世代對話——《夜長夢多》就讓你痛

鉛筆稿也依稀可見

第一章:審判

曾耀慶 Yao-Ching Tseng

我做了兩個版本,初版比較像是主角曾經受審訊的記憶在惡夢裡復甦,大致接近現實中的受難者所敘述的受審過程,但我在第二版將它轉化成完全不同的樣貌。我畫了一個荒謬詭異的世界,出場的角色通通成了小孩子,除了主角以外。

我一直想畫個成人版的童話故事,或有童話氣氛的成人故事,而這一版的故事恰巧適合長得像是一則成人童話。我大量使用較硬而明確的線條描繪小孩,他們所生活的空間陽光明媚鳥語花香,但和威脅著主角的恐怖只隔了一層隨時要破的薄膜,又或那兩者甚至正是一體的兩面。

——曾耀慶
畫面裡的人被判有罪,將受到不知何時結束的監禁與折磨。他對指控的否認沒人理會,他若試圖反抗也毫無勝算,因為他只是個人,而他面對的是藐視人權的國家力量。為了服務某種意志,他們肆無忌憚地侵害人民自由、生命、財產,然後扭曲、分裂更多人的精神並且吞噬他們,使自己更壯大,更瘋狂。

這些光景對我們台灣人來說並不遙遠,不論從時間來說、從空間來說,或作為一種潛藏的可能性。為了不讓它重新實現為我們的日常,我們得保持警醒,不能忘記。
pic source

恢復意識時,我已經是另一個樣子。
是我過去不曾是,也永不希望自己是的模樣。

——曾耀慶《審判》

第二章:蟲

A Ray

我以前是個想到 228 就只想著放假的人。

——A Ray
二二八事件是臺灣於1947年2月27日至5月16日發生的事件。1947年2月27日,因專賣局查緝員在臺北市查緝私菸時不當使用公權力造成民眾死傷,引起28(次)日的陳抗傷亡,更擴及後續臺灣民眾大規模反抗政府與攻佔官署,臺灣人對外省人(中國人)報復攻擊,國民政府派遣軍隊逮捕與鎮壓殺害臺灣民眾。此事件,造成民眾大量的傷亡。
> 更多

「第二章:蟲」則是由擅長搞笑圖文的 A RAY 用黑暗暴力風格來呈現「酷刑」。他參觀過柬埔寨的屠殺博物館,看過紅色高棉時期的牢房、刑具乃至大量屍體照片,「那麼大量的屍體,明明就是人類,卻被堆疊成像是蟲子一樣!」

因此,他將被害者化身為蠅蟲,加害者殘忍扯下其翅膀、分離肢腳,超現實的殘酷畫面,雖然避開了血肉橫飛的血腥刺激,卻也透過寓言結構描寫出加害者的心境,那些接受酷刑的人就如同蟲子一般,非我族類,所以任意凌虐。

source: 《文化週報》白色恐怖的世代對話——《夜長夢多》就讓你痛

我以紅色高棉 & 納粹集中營為參考藍本創作出這個短篇《蟲》,述說在威權者的巨大雙手下,人類只不過是一隻隻無力抵抗的蟲子。
txt source
黑白對比非常冷硬、強烈

「最初,我只是希望讓讀者想像政治受難者承受的身心煎熬,然而畫著畫著,我突然想到這些漫畫場景,在中國很有可能仍是現在進行式,原以為自己只是在畫歷史,結果卻是活生生的血腥見證,想起來就更加可怕!」

——A Ray

第三章:重新作人

Croter 洪添賢

「第三章:重新作人」由 Croter 負責,他體驗過《夜長夢多》劇場的隔離監禁拷問,深刻體會到威嚇怒罵下,不由分說就被強灌罪名的國家暴力有多恐怖,當時就認為「死掉是種解脫,活著的人更加可憐」,他在劇場中因為想到自己還有妻小,所以直接乖乖招供認罪,這種恐懼經驗太真實,所以轉成漫畫創作時,就讓大家看到一位接受拷問的男子,原本還有著堅硬外殼,但在一次次遭威權擊碎頭顱後,容顏漸趨無神、身形越碎越小,最後伴隨家人墜樓而亡,Croter 說,那是因為一人獲罪,家人也受牽連無法存活。

source: 《文化週報》白色恐怖的世代對話——《夜長夢多》就讓你痛


終章:治癒

陳澈 Che Chen

自殺 = 犯罪?!

陳澈負責最後章節「終章:治癒」。她呈現獨裁暴力政府的荒誕與瘋狂,在蒐集資料階段也參觀過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回顧白色恐怖歷史,但希望留下的不止是恐懼,而是「不會忘記」。

例如年輕女高中生的「憂鬱自殺傾向」就被視為一種不為國家著想的犯罪,扣著一首模仿國歌的威權歌詞,一步步送入刑場,槍決後成為血肉磚塊,堆疊成橋,最終橋梁塌陷、躲過一劫的女高中生只能在廢墟中泣不成聲。

source: 《文化週報》白色恐怖的世代對話——《夜長夢多》就讓你痛

「極權者以弱者血肉為營養源的吃人本相至今不變」

陳澈解釋,二次大戰的日本就利用歌曲宣揚軍國主義、天皇至上等,希望作品透過情緒及氣氛,描述極權政府沒把人民當人看,僅僅視為「材料」,再把這種意念,作戲劇化渲染。

> 《文化週報》白色恐怖的世代對話——《夜長夢多》就讓你痛


穿插在虛幻之間的寫實照片

攝影師陳藝堂則在各個漫畫章節開頭,用寫實照片穿插,黃珮珊說,用此手法把現實與虛幻結合,如審判章節前張貼一張白髮老翁矇眼情境,代表酷刑的「蟲」,現實照片則是利用黏滿蒼蠅的近照凸顯,「重新作人」章節前,找來蔣中正的半身銅像灰階照,但染紅「親愛精誠」四字,用腥紅來諷刺政治口號。

source: 《文化週報》白色恐怖的世代對話——《夜長夢多》就讓你痛

陳藝堂作品
陳藝堂作品

完整設計概念版本(有束帶)

《夜長夢多》
尺寸:260 x 184mm
頁數:142
釘裝:精裝硬皮
語言:中英對照
出版:慢工出版 Slowork Publishing
出版日期:2020 年 2 月 7 日
漫畫作者官方簡介:

日安焦慮
本名丁柏晏,1988年生。原本從事視覺藝術創作,2014開始繪畫創作之餘,以「日安焦慮」發表漫畫創作並獨立出版。2019年1月,經法國出版社Misma出版漫畫《Road to Nowhere》法文版。

曾耀慶
作品常生成於對夢的記憶,企圖以此為內核,向外層層變形、膨脹出某個與現實生活所在的「生的平面」所相依相映的鏡像空間,在此維度中實驗各種緩解存在刺痛感的可能性。近年創作以「夢、劇場、鏡像世界」為主要核心題材,從不同角度解構、詰問個體自主生存意識的界線。在漫畫作品中實驗多元媒材與技法,讓漫畫創作的表現性更為自由。為2018年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台灣館參展藝術家。

A Ray
寄生在社群的網路漫畫家,以創作時事梗漫廣為人知,私底下熱愛另類漫畫,特別想創作出讓人看了不舒服的作品。短篇作品《少女》收錄於《波音漫畫誌》。

Croter
本名洪添賢,1978年生。設計師與插畫工作者,2004年開始投入獨立創作與設計,擅長使用多種插畫風格與設計結合,並且喜歡使用超現實變異的手法繪製插畫,融合神話故事與諷刺性的幽默,用天真爛漫的語氣緩緩傾訴人生與社會的現實。現居高雄,每天仍不斷在現實量尺與創作理想中,持續用畫筆奮鬥著。

陳澈
插畫、版畫、製本藝術家。2016年畢業於英國布萊頓大學插畫系。專注於探索空間、人物、記憶之間的關係,擅長以繁複線條組織細節,營造動態感,畫風極富實驗性。手繪作品常融合文字、象徵符號於畫面中,靈感來自建築史、時尚史、漫畫史。持續學習版畫、手工製書技法中,並以每年一本的速度,自費出版個人作品集《蟲洞博士》系列。

慢工出版官網
網上購買(普通版)
香港售賣點:富德樓 艺鵠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