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筆的藝術——浦澤直樹《夢印》


這是夢想的印記啊,贊斯。

起初看到浦澤直樹正式加入「羅浮宮漫畫計劃」的新聞時實在令人十分期待,他是繼荒木飛呂彥、谷口治郎、松本大洋後,第四位正式受邀加入計劃的日本漫畫家!荒木老師「借出」自己的替身岸邊露伴,潛入館內追尋被詛咒的神秘畫作;谷口老師藉畫作的「守護靈」與畫家本人來個時空對談;松本老師則繪畫了小白貓在館內甚至是畫作中冒險的故事。

在此也先解說一下「羅浮宮漫畫計劃」吧!法國人非常重視漫畫,視漫畫為「第九藝術」。每年還舉辦世界三大漫畫節之一的「安古蘭國際漫畫節(Angoulême International Comics Festival)」,不少法國人更專程穿州過省參與。他們不僅看漫畫,還喜歡到連茶餘飯後的話題也包括了漫畫!上年 12 月法國政府更宣佈了 2020 年是「漫畫年」(BD 2020)呢!

而「羅浮宮漫畫計劃」則始於 2003 年,法國博物館羅浮宮(Louvre)圖書出版分處副主任 Fabrice Douar 策劃了「BD Louvre」計劃(BD=Bande dessinée)。他當時向管理層提議可否使用他喜歡的漫畫作為推廣羅浮宮的媒體,除了實行本身的宣傳工作外,也希望向大眾說明「漫畫」不止是娛樂,而是有資格成為「第九藝術」。計劃詳情是邀請漫畫家到博物館內自由取材創作(創作條件是「Carte Blanche」,直譯「空白支票」,意為無限制條件),漫畫家可在閉館後自由走動,更可進入一些不開放予公眾的空間。創作的唯一限制就是內容需要與羅浮宮相關(畢竟是宣傳合作 lol)。

浦澤式的大玩笑。

那浦澤老師會以甚麼為題材呢?

這次,他藉法國與羅浮宮開了一個相當大的玩笑。

「以這地方當舞台,畫那種胡搞的漫畫,真的好嗎?不,正因為對方是權威,才更應該徹底開個大玩笑!」

本故事講述一個生意失敗的父親,輕信別人而損失慘重,在最絕望的時候帶著女兒站在電車月台的邊緣一臉茫然。猶疑著應否了結生命的他,巧合地發現了一隻在路軌上的烏鴉,腳上圍了一張字條,上面印了一個奇怪的符號——三個並排的平行四邊形(有點像刀片)和「夢印」二字。藉著追尋符號的由來,他和女兒被引領到遠方的法國羅浮宮,並改變了他們往後的一生。

留下伏筆的藝術

環環相扣的人物關係、各種各樣的奇異陰謀、穿梭世界各地文化等等,也是他作品中常見的「名物」。關於浦澤老師的必殺技——「留下伏筆的藝術」,他在訪問中解釋過,連載時他會花不少心思構想每一話的完結位置,務求緊緊牽引著讀者的好奇心。他以兒時最愛看的棒球漫畫為例子,每一話完結的時間,究竟是棒球離開投手指尖的一刻?棒球飛向捕手的期間?還是打擊手擊中棒球飛向天空的時候?他解說思考的重點就是要引起讀者的聯想。除此之外,也要注意畫面分鏡上要留下給讀者自行聯想的提示,這兩方面的比重平衡十分重要。

以往他漫畫作品中女性角色也比較獨立堅強(也與他的家庭成長環境有關),這次的代表有女兒小霞,她的思路與分析能力也很強,與爸爸鴨田形成強烈的對比,但這次有點與別不同的是,最後某重要女角色的出現,更多添了一份「女性的溫柔」,為故事埋下美好的結局,也呼應了開初埋下的故事伏筆呢。

在書末的後記,浦澤老師寫下了創作本故事的感想,有部份因為劇透關係所以不能分享,但簡單來說是他這次巧妙地融合了一個日本經典作品角色在《夢印》當中,察覺得到的讀者可能會加添了一份親切感,「這個不就是 XXX!?」但如未能「相認」也不會影響觀感。

漫畫大師浦澤直樹

《夢印》雖是中篇長度作品,結合了羅浮宮內的名畫、收藏品與展覽館,但仍保留了以上招牌式的懸疑要素,令人有一口氣看完數百頁的衝動!這次部份的故事發生在法國,畫面出現歐洲的街景時令人想起他的《MONSTER》。此外他創作《夢印》是在 2016 年,即是完成了《BILLY BAT 比利蝙蝠》之後,那平行四邊形的符號魔法也令人想到比利蝙蝠標記,整體而言是「浦沢」味道十足~

浦沢直樹,真是個令人又愛又恨的漫畫大師。

對他的愛,當然是那追看度極高的故事,與充滿電影感的流暢分鏡;而對他的恨,自然是每期單行本最尾留下的伏線令人寢食難安,焦燥無比。

他的漫畫故事真的是個深深的黑洞啊,贊斯。


原文刊載於東立宣傳網頁:
https://www.tongli.com.tw/WebPages/book/SC1095001A/sp2.htm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