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為了畫漫畫而搬到日本的!居住在 Terrace House 的意大利漫畫家 Peppe


日本電視節目《Terrace House: Tokyo 2019-2020》(雙層公寓)內其中一名參加者是位連載漫畫家,嚴格來說是位即將連載漫畫家——Peppe 

Durato Giuseppe(Peppe),意大利人,1992 年出生(26 歲)自小已很喜歡日本動漫文化,而他最喜歡的漫畫家就是松本大洋,其實從他的漫畫作品中也不難發現,角色描繪的線條與風格也帶有點點松本老師的影子。

從 16 歲開始接觸到漫畫,於是嘗試在學校時繪畫漫畫給同學試看,後來決心到日本追求漫畫之道,四年半前隻身從意大利移居到日本,一邊兼職模特兒(又外國人又靚仔又高大又識煮野食又識畫野想點之個優秀 list 好長)支付房租維持生計,另一方面也積極擔任漫畫家助手的工作,在連載前於少女漫畫家西炯子的工作室幫忙。

模特兒的時代
西炯子的工作室

西炯子:「Peppe,你來日本是希望成為一個怎樣的漫畫家?」

Peppe:「其實是很單純的,我只是想帶給人們歡樂。我有想過要怎樣做才可令更多人得到快樂,而我發現藉著漫畫就說不定能夠做到,所以我才會畫喜劇漫畫。」

西炯子:「你是怎樣接觸到漫畫的?」

Peppe:「我是閱讀到日本的漫畫單行本後,一方面覺得很厲害,同時也思考著我是不是也能夠畫到,於是就嘗試繪畫給朋友看看,朋友們都覺得很好笑,當時的心情真令人很難忘記呢,所以就想如果能以此為職業的話,那就真的太好了。」

他沒有受過正式訓練,十年來只是愛好漫畫就埋頭苦幹去畫。起初當然是靠模仿其他喜歡的漫畫家的畫作,當中最影響他的是日本漫畫家松本大洋,甚至後來被編輯說畫風太像松本老師了,於是研究並嘗試改變,逐漸變成現在的畫風。Peppe 也於 2018 年時獲得《Big Comic Spirits》漫畫佳作獎。

Peppe 即將於小學館《Big Comic Spirits》連載的作品《Mingo》(ミンゴ),是部青年愛情漫畫。內容主題和他本人相近,就是有一個喜歡日本動漫文化的外國人到日本生活,但因劇情設定關係主角比他本人更「宅」、還是個處男,更需面對不同的愛情趣事。另一方面他也希望描寫日本人與意大利人的分別,和兩國的文化差異。

他帶了一大堆畫具到 Terrace House:電腦繪圖板、畫紙、marker,甚至有張專用的椅子。在密密麻麻的點子筆記本中整理思緒,有時在工作室繪畫,有時則在屋內繪畫。他說到如果故事毫無鋪陳就一下子進入主題,那讀者閱讀起來就沒甚麼意思。所以他非常在意編排情節發生的次序,以及加入笑點的位置。

《Mingo》的草稿

他會在屋內給其他成員率先試閱草稿,來自台灣的翔平一邊看一邊開心地笑。(他是日本人,但在台灣居住了一段時間,之後回到日本參加這個節目)

「你在笑我很高興呢~」

至於漫畫中與其他成員的互動,他也有邀請其中一位屋內的畫師香織繪畫漫畫的其中一格,以及把部份成員畫到漫畫頁中。

香織繪畫其中一格
摔角手木村花
流佳~

而在節目中公寓內的一塊 message board 上,他也常常畫下不同的漫畫角色,並會配合該作品的畫風~

節目中也當然會有 Peppe 與漫畫編輯開會的過程,他與小學館《Spirits》副總編豆野文俊商討草稿與工作時間編排——分析甚麼時候要完成稿件、甚麼時候要繪畫彩稿。假設一天畫完 6 頁,那三天就能完成週刊 18 頁的刊載內容,那還有兩天構思故事,這樣一週漫畫家就能休息兩天。可是如果繪畫要四天、想故事要三天的話,那基本上你就完全沒時間休息了 Orz。影片是記錄了連載未開始之時,但草稿已畫至第四話,商討時編輯會仔細看內容對白,角色的表情動作有哪裡可以加強,當發現有些笑點很有趣,有能力放到新一話作為獨立主題他也會一一提出,有時他會即場把草稿上的漫畫分格剪開再拼貼,試試哪種故事表現方式較好等等。

節目也有拍攝到他們與漫畫家真鍋昌平與淺野一二 O 談天喝酒的場面(這段 set up 味濃),希望可以對 Peppe 連載前說說一些漫畫家的心得。他們說因為本身 Peppe 是外國人,外表出眾加上曾經擔任過模特兒,雖會引來不少注意,但也有部份人會帶著有色眼鏡看他。

淺野一二 O :「這時候,你身為漫畫家的才華,才會真正接受到考驗。所以當進入長期連載時,才是你真正接受評價的時候。」

這時編輯收到了他連載首話時的雜誌封面設計,Peppe 說若在便利店看到實物時定會哭出來呢,淺野笑說你很快就不會這樣說了,因為面對截稿日的壓力會更恐怖(笑)。不過起初的感動一定是有的,真鍋昌平說當時也不知買了多少本雜誌回去~

所以他在節目的中後期也真的很忙,經常掛在咀邊的就是「我畫完畫稿就可以出去玩了」、「為了要看你這星期的比賽,我會盡力在比賽日前完成稿件」⋯⋯

在連載還未開始時,編輯已和他與設計師小林滿見面,商討單行本的設計工作,可見對他的(作品)受歡迎程度信心滿滿,設計時他們提出希望有外國遊客到日本旅遊拍照的感覺,有點像旅遊書~此外小林滿也是常為井上雄彥、荒木飛呂彥等大師設計漫畫畫集,可見出版社對 Peppe 的漫畫重視程度之高。

右邊就是小林滿(第一次見到真人)
封面插畫

終於,在雜誌出版當天,他一大清早就走到就近的便利店,看見《Spirits》就放在《少年 JUMP》旁邊,雙手發抖,慢慢拿起來翻閱。起初他打算把雜誌架上的全買下來,可是發覺不夠現金,所以只買了幾本。收銀處的婆婆說這些全是一樣的啊,他就回答是他畫的,婆婆聽後說要成為他的粉絲呢。

*因為很想分享這一小段影片放在文章中解說,所以以最低能的方式,對著螢光幕快速拍攝記下⋯⋯(任達華 mode)

最後,以下這段對話我看了幾次也覺得很感動。

「你喜歡漫畫嗎?」

「我是漫畫家,我很喜歡漫畫。我是為了畫這個而搬到日本的。」

會記錄下這一段關於 Peppe 的故事,主要是想分享他在便利店買到自己有份連載的漫畫雜誌的影片,這段經歷好像在不同的漫畫家訪問中也有說過,「那時我在書前面哭了」、「我把架上的全掃了下來」,但這次竟可以實時拍攝記錄下來,有種「終於看到這個珍貴場面的一瞬間」的感動。

直至現在,Peppe 的漫畫《Mingo》已連載至第 23 話,同時已推出了兩期單行本。

單行本第一期封面(果然很旅遊書)
單行本第二期封面
Peppe 在連載前一天寫下的感想

Netflix《Terrace House》節目:
https://www.netflix.com/title/81077065

個人 IG:
https://www.instagram.com/peppedesu/

漫畫《Mingo》IG:
https://www.instagram.com/sonomingo/

漫畫第一話試閱


最後,本人 K,作為《Terrace House》的忠實粉絲想多說幾句感想。

這並不是一套紀錄片,極其量是一個「真人 Show」,雖說沒有所謂的劇本,但經過選角編排、剪輯、贊助商等等的影響,當中的故事發展明顯是有導向性。就算是紀錄片,甚至新聞報導,也一定有製片人與導演的指向性,甚麼片段應該播甚麼不該,就是「製作方希望呈現的一面」。

永恆的比喻:「我沒去過美國,請問電視畫面中那個美國是真實的嗎?」

早期的節目可能還沒太嚴重,但後來相信是因為實在太受歡迎了,所以吸引到不少人明顯是要參加節目宣傳自己或公司業務,首先你可以翻查一下成員的 IG account,他們大部份也會在於參加節目之時有一個「公告 post」,可看到他們參加前和參加後受歡迎程度的分別,參加前可能只有數百 like,但參加後就會一跳輕鬆過萬 like,更開始有商品贊助廣告等等,某些成員在離開節目後也能保持相當高的人氣。

個人對成員們的所謂愛情發展,只會當作是普通日劇看待,有些更明顯是「戲味濃」,不用當真。最喜歡的反而是他們在日本生活和工作的事情,還有他們與同事、朋友們的交談,更能感受到他們正面對的問題。就如之前新聞報導——木村花的自殺事件,在第 38 話中因為身為職業女摔角手,戰鬥服因為洗衣過程而意外縮水,基本上不能再穿。首先那戰鬥服是全人手製作,成本也要 10 萬日圓,加上比賽日子迫近,所以她只好找回一件舊制服出戰。

節目中拍攝到她對「洗衣意外」有關的男生大發雷霆,播出後日本有不少網民到她個人的社交媒體帳號留言說她不是,之後有傳這就成為了她輕生的主要原因之一。

個人對她輕生只感到很可惜,而輕生的原因也不想猜想太多,但只想說說觀看這一段影片時我有甚麼感覺。

就是她很緊張那套戰鬥服,很重視她身為職業摔角手的身份。

作為觀眾,我以這方式認識了木村花這名選手處事和令她著緊的事物。除非是節目裡的人們做了殺人放火、傷天害理的事吧,否則作為觀眾的你不用判斷他們做得對還是錯,只求在節目當中學習到甚麼,領略到甚麼。

就如偉大的冨樫老師於《Hunter X Hunter》所寫:

「要認識一個人,先要知道他會為甚麼事發怒。」
——小岡

請安息。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