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輸給這個世界的常識。」—— 井上雄彥《REAL》


之前曾有說過三部個人推薦給漫畫新讀者閱讀的作品,分別是荒川弘《鋼之鍊金術師》、東清彥《四葉妹妹!》和井上雄彥《REAL》。

《鋼之鍊金術師》是一套函蓋多個議題,包括政治、人性、親情、愛情、陰謀論、空想科學,接近無死角的絕佳名作,直到現時為止,記憶中也沒聽過有讀者說不喜歡(?)。

《四葉妹妹!》是一套日常系作品,每一話就是主角四葉的一天,輕鬆生活小品卻包含人生大智慧,面對四葉天真無邪的笑容,每次看完一期也會覺得十分滿足,好像差滿電一樣,同時也是人生最想生個小孩的一刻(幸好只是想過一秒),但下一期又不知要等多久……

以上兩套作品相信也有不少朋友介紹過,而關於《REAL》我也想寫下點點感想。井上雄彥於 1996 年完成《SLAM DUNK》,後來短期連載 Marker 網上漫畫《BUZZER BEATER》,1998 年跳到講談社展開《浪客行》的長篇連載。當年有不少 fans 也因為他不再畫籃球題材而沒有追看,怎知 1999 年他又回到集英社繪畫《REAL》(與「WHEEL(車輪)」同音),雖然從籃球變了輪椅籃球,但看到他最喜歡的籃球相關題材實在令人感恩。

創作時他不時出外取材,親身到世界殘障奧運會採訪,甚至擔任日本官方媒體記者,寫文章報導比賽,與此同時他也積極參與日本的輪椅籃球活動宣傳活動。另外漫畫其中一段關於一位職業摔角手,他也在現實中找來了一位職業摔角手鈴木みのる,參照他的樣貌與性格,創作了白鳥這名角色(第十三期超愛)。

在英國殘奧會進行對《REAL》的取材
井上老師贈送戶川的簽名畫板給男子輪椅籃球隊代表藤本怜央
職業摔角手鈴木みのる
「標籤」

如上所說,有很多朋友也是因為「井上雄彥繪畫籃球」而看《REAL》,所以有些讀者如果對籃球運動題材沒興趣的可能會 skip,但我認為這不單純是運動相關的漫畫,有部份一心只看籃球畫面的可能會感到痛苦。

這是關於人生的漫畫。

《REAL》當中的絕望感,是你和我也可以想像的。因為你每天也會走路,只要試幻想一下,你只靠雙手走上床睡覺,可能已用盡九牛二虎之力(看完漫畫後我真的有試過,之後撞到頭);一個人坐在輪椅上,雙腿動不了但面對著「惡魔的斜坡」。

那份熱血並不是毀天滅地式與全銀河系對抗,而是如何踏實地解決人生面對的各種生活難題,與及解開家人朋友之間的心結。

兩者艱難度同樣 Max。

如作品內所說,這世界上其實只有人類會給與人類自己或是各種事物不同的分類與標籤,人類會分為「運動員」和「非運動員」這些人種的嗎?

「做還是不做,有的只是選擇。」

所以我希望選擇這套作品推薦給漫畫新讀者閱讀。

井上老師的畫功與漫畫語言力之高,相信也不用多說,特別是《REAL》與《浪客行》同期進行,前者使用鋼筆而後者中期轉用了毛筆,但兩套作品共通之處是使用了不少比喻具像手法,這點之後有機會再介紹一下。

以下輯錄了點點之前寫下故事中三位主角的介紹與感想,看過的朋友共鳴感定會更大。雖然是有劇透的,但我認為這部作品就算是劇透後再閱讀也沒問題。

所謂「鬥志」這東西,與你身體是否健全,是沒有關係的。

「不要輸給這個世界的常識。」

在 2019 – 2020 年間,希望你們能平安渡過各種難關。


戶川清春。

初中一年級的夏天,戶川清春是個鋼琴學生。

戶川媽媽是個堅強的人,在親子接力賽中,媽媽是跑得最快的那個。

有一天,媽媽過身了。

相反爸爸是個姐手姐腳的人,做事守規矩,他是一個天天在 5 時下班後,5 時 10 分就回到家等清春練習鋼琴的人。

他自己做不到鋼琴家,就希望清春可以替他實現這個夢想。

可是每次清春一邊彈,一邊會用力的用腳踏地,「踏踏踏踏踏」,從壓抑地在家裡,以至放肆到在演奏廳表演時大力的踏地,寧靜的演奏廳裡出現的不是美妙的鋼琴聲。

是要跑步的吶喊。

他最喜歡的,是跑步。

「我想跑,我想跑啊!」

初中二年級的夏天,戶川清春是一個短跑選手。

秘密的參加田徑隊的練習的他,成績一鳴驚人。11 秒 50,11 秒 48,11 秒 21,不斷的突破,一心突破 11 秒的關口。

「我要跑得比誰都快。」他在房間的牆上寫下了這個誓言。

可惜,他的右腳開始出現肌肉酸痛,是練習過度嗎?

跑得愈來愈快,腳就愈來愈痛,他知道這並不是普痛的酸痛,但他要繼續向前衝破 11 秒的關口。

爸爸其實有暗中偷看他練習,與練習鋼琴的他完全不同,大概是決心吧,加上戶川同學若林的一句說話:「努力令自己成為英雄,才算是男子漢吧!」

在全國大賽的前一晚,爸爸終於放下自尊,親口向他祝賀:「恭喜你可以參加全國大賽啊。」

刺眼的陽光,開跑。

舒暢的、大步的前進,他正在領先。

「這就是 11 秒內的世界。」

這是在終點前一米的事。

因為他在終點前一米突然不動了,應該是,動不了。

戶川清春,14 歲,病名,骨肉瘤。

最後一次賽跑,在藍得讓人痛的天空之下。

右腳小腿,切除。


高橋久信。

一個在校內受歡迎的風頭躉,相貌不俗,學習成績既好,亦是學校籃球隊隊長,所以在豬朋狗友當中,最睢不起人。

在他仍能站立的時候,他仍然可以睢不起人吧。

一天,單車上的他,被大貨車橫腰撞飛。

半身不遂。

開始時,他並不能接受,本身萬千寵愛於一身的他,要由其他陌生的護士幫他抺身,甚至處理大小二便。

對護士呼喝,對醫生呼喝,對母親呼喝。

他的自尊告訴他,他不能接受自己被人看不起,因為他太了解這感覺了,因為意外之前,他每天也是看不起別人。

「無論是讀書、抑或運動、遊戲、打桌球、還有籃球,只有我稍為認真一點,馬上就可以做得比其他人好。康復也好,甚麼也好,我都會認真的去做。」

「因為我要完全康復。」

這時護士餵他吃的白粥,不小心的倒歪了在他的嘴角。

自尊掃地的崩哭。

「你認為你自己是輸家?哪贏家是誰?」

甚麼可以挽救他?

他也是自小和爸爸 1 on 1 的小伙子。(Ref:澤北榮治)

身體可以受創,自尊可以磨滅,但打籃球的感覺,是永不會消失的。

「你打過籃球吧?接球的手勢是不同的。」

持球的觸感,拍球的聲音,永遠不會忘記。

可以挽救他的,只有籃球吧?


野宮朋美

可以自己站起來,重新出發,已是天大的福氣。

他本是一個流氓學生,無所事事,有一天他騎著電單車四處去結識女孩子,怎知真的有一個女孩應邀,坐上了他的電單車,但不幸的事情發生了,一輪大貨車從側面撞來。

女孩從此下半身不遂。

「她是被害者。」

「而我是加害者。」

野宮一直都很內疚,因此一直想為她做點事,但他看見女孩已重新出發,因為她知道半身不遂己是事實,不可能改變,野宮之後才發現只是自己放不下而已。

因此,他也希望能為自己做點事,決定要運用自己唯一的才能,實現自己唯一的夢想 —— 成為職業籃球員,於是參加了選拔。

不過,當然不可能一凡風順,被正選球員玩弄至毫無還擊之力,這是不幸?

「絕望是甚麼 ? 」

他還可以不斷的站起來挑戰,但女孩已不可能再站起來了。

「絕望就是那樣子。」

「這樣子卻不是。」

「這樣子,是叫做幸福。」


本文與 Slam Dunk – 4814 Days After 共同編寫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