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原創魔法漫畫鍊成之路!專訪《3itches 三魔女》作者 KIU



《3itches 三魔女》終於來到第三話!!!不知道大家看完這次的事件有沒有甚麼感想呢~ 後續的第四、五話將會先在實體單行本看到,還沒下單的朋友要快點啦!!趁著 KIU 剛交了稿的空檔,我們特意為她做了個長達 7 小時的專訪!(吹水的成份也不少)除了揭開作者神秘的面紗,也能了解多點《三魔女》是怎樣鍊成的!!

對一些不熟悉香港漫畫、香港同人圈的朋友,可能還沒聽過 KIU 的名字,所以這次的訪問我們也是以這樣的角度重新了解作者,文中加了不少廣東話或專有名詞的解說和台灣譯名,希望各位也能讀懂!如果是從同人圈認識 KIU 的朋友,我們也本著問到底的精神,請她分享不為大眾所知的心路歷程、還有一些鍛鍊畫技的心得、對創作和網上宣傳的看法等等!

希望大家會讀過這篇文章後,對這位生在香港,十多年來一直創作漫畫的 KIU 了解多點。有機會的話,也記得到訪香港同人圈的即賣場,支持默默努力著的創作人。

主持:「在開始之前,先來聽聽三魔女有什麼想對觀眾說說吧!」
主持:「?!!等等!!(怎麼一來就控訴)
我們先去一去廣告!!」

還沒下單早鳥預購的朋友!這個月底就截止了!
勿失良機!現在就立即按以下圖片下單吧!


訪問及編輯:紙本分格

K:KIU
紙:紙本分格

我們初次看到 KIU 的作品,是在 2019 年的原創展上,單是看到插畫已很吸引——一氣呵成的漂亮曲線!大黑大白佈局設計、混了日系和歐美動畫的畫風、今石洋之 TRIGGER 系特效、各有特色的三位魔女、自成一體的設計和造型,令人難忘!亦是香港少見的魔女題材。漫畫在分鏡、畫面和故事上同樣相對成熟,及後引進她的短篇漫畫作品在實體店裡售賣、談連載,幾乎都沒有時間好好聊天。終於!這次能好好地坐下來,談談她和她的創作路。

和姊姊的畫畫 battle!
執著就是了解自己的鑰匙

KIU 是土生土長的香港漫畫家,而且早早投入了同人圈,現時已有相當的年資(喂),是香港少數在圈中十年後仍在創作漫畫的漫畫家。

同人 = 同人一詞來自日語「どうじん」,原指有著相同習慣、興趣、志向等的人們。後來轉變成指「自創、不受商業影響的自我創作」,或「自主」的創作。
同人圈 = 同人圈子的稱呼

KIU 說她很小的時候已確定自己喜歡畫畫,而且夢想就是成為畫家。

為甚麼這樣確定?原來小時候 KIU 的家離市區有點遠,加上本來就喜歡窩在家裡,所以都是在家畫畫打發時間,而且沒甚麼物慾的她,唯一需要買的,就是畫具。(還有漫畫)

紙:「作為家長應該很放心吧。」

K:「對,我的第一盒 COPIC 就是媽媽買的。」

紙:「嘩!!COPIC!!」

K:「那時媽媽說,既然要買,(反正平時沒買什麼其他的,)不如買質素好點的吧。也曾試過因考試而不讓我畫畫,當然也是失敗(笑)。」

(非當時 COPIC 的圖片)

KIU 的孿生姊姊也同樣喜歡畫畫,還會不時會在家中舉辦「畫畫比賽」(而且有時還有主題),由媽媽「評審」。雖然比賽沒有獎品,但 KIU 會記得哪一次輸了。(紙:「好大怨念啊!」)

或許就是那時候開始,對畫畫的喜好和執著,成為了了解自己的關鍵吧。

K:「媽媽還有保存著以前的畫作啊,幼稚園時畫的彩虹、ABCD 甚麼的。其他就沒了,我本來就是很會丟東西的人。」

紙:「媽媽好 sweet!」

成長在日本動漫的黃金時代
一腳踏進新世界「同人圈」

升上中學的 KIU,正值日本動畫在香港電視台播放的黃金時代,外加能自己買漫畫了,視野一下子擴闊開來——《百變小櫻 MAGIC CARD》、《魔法騎士》、《東京 MewMew》、《小魔女 DoReMi》、每月出版的少女漫畫月刊《COMiC FANS》等等。當然「JUMP 系」少年王道漫畫也不會缺席,第一套在家出現的漫畫《HUNTER X HUNTER 全職獵人》是 KIU 的媽媽買回來的、還有《通靈王》、《NARUTO 狐忍》⋯⋯也是陪著很多八十、九十代香港人長大的回憶。

左起:《百變小櫻 MAGIC CARD》、《魔法騎士》、《小魔女 DoReMi》(KIU 說她現在也還喜歡馬越嘉彥的畫風!)
百變小櫻 MAGIC CARDカードキャプターさくら,台譯「庫洛魔法使」
魔法騎士:マジックナイトレイアース,台譯「魔法騎士雷阿斯」
東京 MewMew:東京ミュウミュウ,台譯東京喵喵
COMiC FANS:香港天下出版社出版的少女漫畫月刊,偏日式少女畫風

到了中二、三,互聯網逐漸普及,架設個人網誌、轉貼轉載大為流行,KIU 就是這時看到《數碼暴龍》的相關轉載,從而開啓了 BL 的大門。同時間,因為到「Art Supplies」(香港美術用品專業中心)買畫具的時候,碰見了一張宣傳海報——CWHK17 (Comic World Hong Kong 2017,香港其中一個較大型的同人誌即賣會),那時候的她只要看到漫畫、繪畫相關的活動,都很感興趣,而且會到現場看看。這次一看就不得了,「嘩正~原來可以自己畫漫畫呀!」,還在那裡買了第一本同人誌,就這樣一腳踏進了深似海的同人圈~

左:當年在旺角弼街的「Art Supplies」(pic source); 右:KIU 看到的「CWHK17」宣傳海報(pic source
2000 年在香港啟播的《數碼暴龍》(台譯數碼寶貝),不知當時 KIU 是看到哪一對角色的 BL 二創呢?(聽聞她都喜歡冷門的「CP」< couple 的簡稱)

到過了兩次 CWHK 後,了解了大概的流程和「玩法」,KIU 就和朋友一起出版了一本薄薄的「合本」,而且是媽媽資助印刷費,就這樣嘗試了第一次擺攤和「出本」。那時太子的「維利」(維利印刷公司),是香港其中一間少數能少量印刷,並且即場選紙、印刷、釘裝的印刷店,不少初接觸印刷的同人誌作者,都會到那裡印製作品。在同人活動開始前幾天,「維利」都會堆滿了排隊印刷同人誌的作者,KIU 也因此在那裡認識了其他志同道合的朋友。

*編按:當年唸設計,也不時會到維利印製作品,有時死線剛好碰上同人活動前夕,就會看到滿滿的人潮,也常會碰到同學,是個充滿回憶的地方。我懷疑那時也可能曾碰見 KIU 大 😀

合本 = 合集
出本 = 出版同人誌

累積了數年同人誌的經驗後,到中五畢業,就「名正言順」地到了 IVE(香港專業教育學院)報讀「動畫及漫畫角色設計」。

紙:「角色設計?」

K:「對,那時只有混在一起的這一科。」

三年課程裡,有 2D 也有 3D 動畫,相對軟件、程式的部份,KIU 還是較喜歡手畫。同時間,從中學開始的同人誌創作也沒停下來過,而且更因為上課繪畫動畫、下課繪畫同人誌漫畫,創作兩個媒體節奏的差別,讓 KIU 更確定自己喜歡創作的是漫畫。

劍指海外!
分隔異地「互鞭」的好伙伴

在 IVE 認知到自己真正喜歡的事,還認識了兩位創作路上的好伙伴——LK 和 Audrey,雖說同校,但都是在同人活動上才變得熟絡,其中 LK 畢業後就去了日本從事動畫行業。當時 KIU 畢業後繪畫了兩年二次創作(下文稱:二創)的 BL 同人誌,也想試試到日本的同人場擺攤,打聽了當地的情況後,就決定直接到日本留學,學日文的同時也能賣同人誌賺生活費。

紙:「那這次能正式地學漫畫了吧?」

K:「啊⋯⋯我是去讀插畫啦!」

NANI????

因為 KIU 那時認為對日本市場的需求已大概了解,加上開始畫電繪,就轉為讀插畫,而且因為喜歡上《馴龍記》、《馬達加斯加》、《Rise of Guardians》一類的動畫,風格更從日式轉換成歐美式,在課堂裡的日系作品中可謂相當特別。同人場那邊當然也沒停下來過,剛才提到的《Rise of Guardians》、《機動戰士 GUNDAM 鐵血的孤兒》,還有 RPS(Real Person Slash)一類的創作:《Minion》、《Kingsman》和爆紅的 MCU(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等等,在日本的同人場、歐美同人專場,還有台灣的同人場反應都很不錯,甚至也曾因題材而被安排到「壁攤」(靠牆的位置,後面不會阻礙他人,桌前也可排隊的好位置)!

左起:《馴龍記》、《馬達加斯加》、《Rise of Guardians》
馴龍記:How to Train Your Dragon,台譯馴龍高手
馬達加斯加(台譯):Madagascar,港譯荒失失奇兵
Rise of Guardians:港譯五星大聯盟,台譯捍衛聯盟
機動戰士 GUNDAM 鐵血的孤兒:機動戦士ガンダム 鉄血のオルフェンズ(GUNDAM 港稱高達,台譯鋼彈)
RPS:Real Person Slash 的英文簡稱,基於真人作品的同人創作
Minions:港譯迷你兵團,台譯小小兵
Kingsman:港譯皇家特工,台譯金牌特務
MCU: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 的英文簡稱,港稱 Marvel 電影宇宙,台譯漫威電影宇宙
「等等,《Minions》⋯⋯BL 嗎?!」,還好只是《Kingsman》的 Merlin 養了一大堆 Minion 的故事~
(有莫明的失落感 >??)

而這段期間,LK 和 Audrey 都各自努力創作,雖然當時各人涉獵的業界稍稍不同,但因為想法類近、話題投契(聽說都是聊畫畫),而且三人一直都有創作新作(同人誌)的慾望,即使不常在同一地,仍不時以 Skype 邊聊天邊趕稿,互相鞭策:

「你畫好未呀」(你畫好了嗎?)

「出『本』未呀」(還沒出版新的同人本啊?)

「我畫稿呀有無人想傾計呀我怕會瞓著」(我要畫稿了有沒有人想和我聊天我怕會睡著)

「我畫緊啦你今晚要唔要開 live?」(我正在畫了你今晚要不要語音聊天?)

「嘩~~KIU 大畫左新野啦要買要買!」(嘩~~KIU 大畫了新作品啦要買要買!)

除了網上,能見面的時候,都是約在 cafe 一起畫稿,又或是本地、海外的同人活動中。即使到了現在,三位仍然活躍地創作中,而且關係仍是「互鞭」的好伙伴,是非常浪漫的創作關係!!不過 KIU 還補充了一點⋯⋯

K:「我們的目的只是迫大家出本,但不會理對方出了甚麼東西。」(大笑)

(設計圖片及對白)

三魔女的誕生!
並不是由角色 / 世界觀開始?!

「剛開始是畢業作品。」那時專門學校對畢業作品在形式上沒有限制,只要求是原創就可以。KIU 當下最直接的想法是——想畫衣服!要畫衣服就要畫角色,有角色就需要背景。

回想起她早前的插畫本《Stripes Charm》,還有第一次見面時她也穿了休閒用的旗袍,後來《3itches》連載時她也畫了一本旗袍的同人誌《旗袍日常》⋯⋯看來以衣飾出發這點,不容置疑。「最初是受 CLAMP 的四位太太影響很深,純綷喜歡畫漂亮的女裝!有時候畫了就當自己穿了,因為自己不太會花錢買衣服、二來也較難襯、又窮⋯⋯」

插畫本《Stripes Charm》和《旗袍日常》

KIU 說,就像 CLAMP《百變小櫻 Magic 咭》中的知世一樣,她也喜歡設計很多漂亮的衣服給自己的「仔女」(角色),而且都是女裝!舉例說當年第一次畫二創的同人誌,她在封面畫了一套女裝和服給《NARUTO》的大蛇丸(編:閃閃眼);之後到了《家庭教師 REBORN!殺手利邦》時期,也畫了一大堆女裝給作品裡的男角色。

大蛇丸害怕蟲子

紙:「那為甚麼是魔女呢?甚麼角色也可以穿吧?」

K:「可能是單純地認為會魔法就做甚麼都可以吧!又或是下意識地認為黑白(衣服)較易駕馭,(總而言之)都是由衣服出發。」

由於是衣服為先,角色為後,KIU 說開初也沒想太多角色背景、世界觀的事,單純以「witch fashion」為主題。Olivia(奧利)是最先創作出來的角色,為了讓主角特別點,用了不太主流的外形,就是「肥婆」(補充:也可能是因為那時喜歡 Meghan Trainor 所以覺得是小肥妹吧)。「那時剛好在看《閃電十一人》,其中一個角色(鐵角真)身型矮細,也有點壯,我就在想如果女體化的話,變成略胖的身型也可愛,也能『撐得起』衣服。對了,馬尾也是來自那個角色的~」

左起:Meghan Trainor、《閃電十一人》、鐵角真

至於為甚麼是三個角色?KIU 解釋因為有些衣服不太適合 Olivia 的話,也可以給其他身型不同的角色,而且三人的話就能做系列衣服!加上她那時候喜歡了日本音樂組合 Perfume,她們很有特色衣服也漂亮!而 Vivian(薇安)和 Tina(天娜)的角色設定,主要是以 Olivia 作對比(高矮肥瘦加一個正常),還有魔法的屬性來生成——耀眼的星星、熱熾的火和悠然的水,頭髮的顏色倒是「理所當然」的金紅黑配搭。

日本音樂組合 Perfume,至今仍然活躍中!

在構思、繪畫插圖裡三個角色的動作構圖時,KIU 也想了很多她們的日常、背景等小故事,儲起了不少點子。待完成畢業作品的匯報後,就直接把她們的故事畫下來,參加了原創的同人誌活動。後來雖然因為皮膚敏感問題回到香港,但她仍有同時繪畫二創和原創的同人誌,中途在動畫公司工作一年後,又繼續繪畫三魔女的原創故事直到近年遇上疫情。

集所有養份和一些「不足」生成的原創作品

從最初畫畫裡得到快樂,在日本動漫的時代中成長,到後來創作二創、屬於自己的原創漫畫《3itches》,KIU 回想最初漫畫團隊 CLAMP 的漫畫作品《XXXHOLiC》和《TSUBASA翼》,對她來說最為衝擊。

「那個年代的少女漫畫很多效果,而繪畫、製作這些需要很多技巧。而 CLAMP 的畫黑白分明,對我來說是個很好的參考!因為我就是想要這種不太多零碎東西的表現手法,縱使細節不少,但整體仍清楚俐落。另外是因為那時不懂用網點(貼紙),也沒錢買。」

K:「推薦找《XXXHOLiC》動畫來看!2000年播出的那些節奏不錯,有追看性。」

她說雖然中途有因為《閃電十一人》偏離了一會這種大片塗黑的畫法,但回到《3itches》時,又回到了追求畫面俐落的方向。但《閃電十一人》教會她的卻是角色設計,角色們看起來「三尖八角」,卻每個都有其特色,有些還是超次元的元素,裡面的絕招對她來說也是很好的參考。

她也補充了兩位影響她創作的漫畫家:中村明日美子和佐原ミズ(佐原端),其中佐原ミズ前期作品的水彩畫風、分鏡,還有把離大眾有點距離的想法和角度放入漫畫中這點,也是 KIU 相當喜歡的部份。

另外必須一提的是,當年人人追看的亞視電視劇《我和疆屍有個約會》(1998 年),也是 KIU 喜歡上奇幻題材的契機:「角色設定和外觀都好正!」,而她的第一本同人誌,就是原創的疆屍題材故事。及後因喜歡同樣是奇幻的 DreamWorks 動畫,更令她開始模仿歐美畫風,相信我們現在看到的三魔女漫畫中,別具特色的流暢線條,部份也是繼承自歐美動畫風格。

《我和疆屍有個約會》

故事方面,KIU 坦言並不擅長編寫,也因為個性隨和,生活上從沒遇過甚麼衝突,所以對人與人之間的問題,都沒理解太多,頂多只是聽聽姊姊在工作方面的怨言,但她其實都沒太大感覺⋯⋯

一直到 2019 年——「我終於對這個世界的人和事怎樣運作有了多點的認識⋯⋯」

為甚麼他們會憤怒?為甚麼感到不公平呢?為甚麼他會這樣對他?而這些人與人之間會產生的問題、衝突的原因⋯⋯甚至構成災難、戰爭,而她也體認到這些,在建構三魔女的性格和故事世界觀上都非常重要。

「現時仍在掙扎期中,還有很多需要摸索、還未駕馭到的地方,特別是表現手法、動作、表情、效果等⋯⋯即使覺得自己仍未能做到也好,我也想用畫風去補足最後的成品,這些都需要時間。不過有時畫的途中,會打通了一些『經脈』,『原來這樣的表現手法也 OK 啊!』,繼而成為了自己的東西。」

紙本分格漫畫計劃
「連載」二字助擇前路

紙:「老實說,你有沒有想過我們是昆水(撞騙)的?」

KIU 說反倒沒有,最初知道「紙本分格」還以為只是賣書的,還有寫寫介紹和評論等,因此也了解我們的喜好,「不過沒想過只有兩個人⋯⋯」(笑)

後來談到連載一事,反而讓 KIU 有點好奇,「基本上現在都沒甚麼人會說『連載』這兩個字。」也因為是只有兩個人,沒有很重的商業味,反而讓她感到安心。剛好那時 KIU 正打算在「從頭畫一次三魔女」和「繼續畫短篇」中擇其一,抱著有人能幫忙整理世界觀的考慮,就爽快地答應了。

「把我腦裡的東西化成文字答訴你們,這樣的過程很辛苦。」平常都是一個人創作的 KIU,需要也會把故事和點子寫下來,只是解說、讓別人理解又是另一回事。雖然早就知道自己並不擅長,但她還是硬著頭皮嘗試。「意外地你們也理解到我想寫甚麼,也分析到我需要補充甚麼讓讀者明白,還更正了我誤以為已畫了的部份,這點也感激不盡。」

她亦提到她也不是每次下筆時都能準備描繪想畫的表情、想到適合的對白。畫面上,讓我們看分鏡稿,也能了解到讀者會在哪些位置感到疑惑。

KIU 補充她在一個人創作時,很難留意到自己沒畫甚麼,或是應該要說甚麼。即使收到讀者的回應,大都是簡單的讚美,不會就世界觀、故事架構等評論(也因為是短篇作品吧)。再說要是不喜歡的話,也不會特別告訴作者,所以也只能靠銷售數字猜想。

紙:「那《三魔女》有曾收到甚麼較特別的回應嗎?」

K:「有啊,有位長年的 fans 有提到:『唔!!那些對白一定不是你寫的!』」

紙:「是真.hardcore fans 啊!」

補充:我們只是幫忙修飾啦~

網上宣傳利弊並存
「我們才不是 PPG!!!吼!」

「雖然我的 IG 追蹤人數有兩萬多人,但對外國來說其實很少。」談到現時大部份畫家、作者都會在網上宣傳,KIU 也分享了一點想法:「我這邊大部份都是以往繪畫同人作品時儲下來的追蹤者⋯⋯大概是看到同人以外的圖也不差才沒取消追蹤,我也不是很信心那個數字能幫助到推廣原創作品。」

雖然這樣說,但她也認為網上宣傳真的有很大幫助,只要肯努力保持更新的話,即使迴響不多,但基本也能知道「有人在看」。「你不會知道哪個時候會有厲害的人物看上了你(的作品),幫忙分享。」除了保持更新,KIU 也有她的堅持——每次發佈的都不會是草稿,選有質素的。

另外她也分享了經營網上 IG 的趣事,在日本畢業作品後,她也不時會發佈一些三魔女的插畫,然而她們的金紅黑頭髮配搭,卻讓很多看《Powerpuff Girl》(飛天小女警,簡稱:PPG)長大的外國網友起哄,認為這樣的頭髮配搭就一定是 《PPG》 或是《Totally Spies》的二創,結果令難得動怒的 KIU 真的去畫了一張 PPG 的圖,最後當然是網友如魚得水地慷慨「俾 like」(比讚)!「明明我已經加了 OC(Original character,原創角色) 的 hashtag,他們仍不斷說『嘩好像 PPG 啊!』@#!(#U@*#⋯⋯唉救命⋯⋯」

《Powerpuff Girl》(左);《Totally Spies》(右)
當時 KIU 的「反擊」~(source

紙:(大笑)「有賺到 like 和 followers 就好吧~」

KIU 也提到不時有些剛開始創作、畫畫的年輕人問她:「怎樣才能畫得像你的畫那樣漂亮」、「你練習了多久」等等,她認為現在的年輕人因為網絡發展完善的關係,有時候是太早看到高水平的作品而自慚形穢,有時候因為急不及待地在網上發佈畫作,收到千百種不同的意見和評語而迷失,又或是因為「LIKE」的數量和想像中有落差,而心灰意冷。

而 KIU 一律的回覆都是:「你畫『本』吧,那就可以訓練到了~」

紙:「的確,練習不會騙人。」

給點私心,為了自己而畫吧!

紙:「漫畫對你來說是甚麼?」

K:「漫畫對我來就,就是實現了我腦裡的幻想和無法實體化的東西,是妄想 PRINTER!」
「也是幫我賺錢的東西吧~雖然賺不到甚麼⋯⋯」
「作為讀者,漫畫也是娛樂、感動我的東西。」

另外 KIU 也強調一點,雖然她常常說漫畫是用來表達自己、傳遞想法的東西,但其實她一直也只是為了自己而畫的,是私心,之後硬塞給讀者看罷了。「我之前曾聽人說過,創作作品是為了帶動市場甚麼的,但我認為其實為了自己就很足夠了。如果你賺夠了,再來為這個業界做點甚麼吧。現在先不用太偉大,給點私心,為了自己而創作吧,那樣會開心點。」

推薦的漫畫和動畫

一生推薦!CLAMP《XXXHOLiC》,也可試找動畫來看

漫畫家:中村明日美子、佐原ミズ《鐵樂詩歌》和《我的乖乖女》

動畫推薦:《PROMERE》、《機動戰士 GUNDAM 00》、《機動戰士 GUNDAM 鐵血的孤兒》、《Steven Universe》(歌和畫面都值得)

正在用的畫具:iPad + clip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