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康泉《離騷幻覺:宇宙旅行社》漫畫集專題訪問!


猶記得 2019 年為「離騷幻覺」設計原畫及設定資料集時,在搜集整理江康泉(江記)的原稿時已經問他:「其實這企劃很應該推出漫畫本啊!」那時由於他為製作動畫已經忙到癲,所以未有時間思考⋯⋯到了 2023 年,經過眾籌、動畫、展覽、音樂會、動畫設定集等等企劃後,多年後終於回歸基本,推出《離騷幻覺:宇宙旅行社》漫畫集!

紙本分格:紙
江康泉(江記):江

只有以「書」作為最終呈現的狀態,
我才感受到故事的重量,
大腦神經才會受到刺激。

紙:首先恭喜江記終於推出「離騷幻覺」企劃最新漫畫合集!之前和你傾談時知道你對此已計劃已久,可以在此簡單介紹一下決定推出漫畫合集的契機嗎?

江:第一篇「離騷幻覺」的漫畫,是在 2012 年尾於《明周》以「汩羅虛擬」為欄目名稱作不定期刊載。「離騷幻覺」這名字是 2016 年於《號外》連載時開始用的,同年開始第一套「離騷幻覺」的動畫短片製作,並於 2017 年發表。到了 2018 年推出第二套,並開始為第三齣作品眾籌,也應該是由這一年開始,被更多觀眾認識。由動筆那一刻計起,這套作品到了今年 2023 年是第十一年了,真的意想不到呢!這類難以界定的創作,仍然得到各位的支持,除了衷心感激之外,也令我發現,這作品已不單純是我的作品,她承載了很多人的想像與力量。作為作者,我也嘗試倒過來,從新認識這作品。

慢慢知道,「離騷幻覺」是一個很廣闊的世界,動畫製作打開了這道門。過程中,我們寫了好多不同的故事大綱、劇本。大家都意識到,原來「漫畫」不單純是一種媒介,它還是一種「思考的工具」。所以 2020 年發表「離騷幻覺-序」之後,我就決定要畫一本 「離騷幻覺」的漫畫。唯有這過程,可以讓我跟角色一同呼吸,明白他們的愛恨情仇。那一定不可以是雜誌式一兩頁的份量,只有以「書」作為最終呈現的狀態,我才感受到故事的重量,大腦神經才會受到刺激。所以毫無疑問,我是上世紀的人了。

紙:這本《離騷幻覺:宇宙旅行社》漫畫,全由你一人繪畫嗎?

江:決定出書之時,只有雜誌的連載,形式大概是兩頁完的超短篇。雖然有一定的稿量,但那只是「離騷」世界的鳳毛麟角,而且有感動畫版本較多抽象處理,其實人物角色仍有很多發揮空間,讓觀眾投入,亦可能解答在動畫版沒有交代的問題(或生出更多問題?哈!哈!)。最後連載部分只佔不到四十頁,大概是十選一吧。其他都是特別為出書而畫的有一百六十頁左右,這兩年多,我都好努力排開其他工作,讓路給漫畫。製作上基本是一腳踢,有兩三個故事請了 Candace 和 Moses 一起 brainstorm,然後分色找了Wan Wan 處理一些基本的工序,他們都分別在不同時期於 Penguin Lab 任職(我與羅文樂創立的動漫視藝多用途全方位工作室 XD),是很出色的年青創作人,真的讓我「吊頸都有得唞吓氣」呢!(註:百忙中也能抽時間休息)

紙:那這次漫畫集與之前的漫畫或動畫有著甚麼關連?而這將會是短篇合集或是一本完結的中篇漫畫?

江:《離騷幻覺:宇宙旅行社》是由多個短篇組成,各篇獨立來看是某位主角的故事,連起上來時,會看到一條關於整個世界觀的主線。而這個世界觀,動畫版和漫畫版是一樣的:「秦王滅六國,開啟始元世代,號稱始皇,經歷二百年,並將永生之法及其系統,普及國人,不老不死之國已非夢話。」今次漫畫版有更多關於戰國時代,楚國跟秦國、屈原與楚懷王的描述,究竟有如「Rock Star」一般的偶像級祭司屈原,與楚懷王若即若離的關係會如何發展?今次漫畫會有更多答案。

另一條主線是全新的設定,是關於那個統一後的世界:「秦國人連結永生系統之後,系統會防止一切罪惡發生,任何被偵測到的違法行為,將會被即時阻止。不過,傳說有極少數的祭司,沒有跟隨永生系統升級。並避過秦始皇的追捕,他們後來皆以『導遊』自稱,能以法術轉移人的靈魂,避開永生系統的偵測⋯替客人完成那些不可告人的『罪行』。」這條「現代線」的幾位主角,就是「宇宙旅行社」的阿祖、嘉芙蓮和骰仔,他們早於 2020 年的動畫「序」中登場,可是篇幅所限,沒有更深入的描寫,今次終於可以俾佢哋發揮一下了!(給他們發揮一下)

紙:無論是「離騷幻覺」漫畫或動畫,那鮮艷奪目的色彩都很自然地成為了焦點,請問在創作過程中,是有甚麼契機令你有此取向決定?

江:自己很喜歡老舊的印刷物,但沒有刻意利用到作品上,直到遇到 BLUR 的邀請,為他們因小意外而滯留香港製作的專輯畫漫畫,知道香港給他們的印象是既有未來感,又同時很傳統,於是靈機一觸,如果用那些好「娘」的顏色畫未來的題材,又會如何呢?那時是 2015 年,「離騷幻覺」的初型「汩羅虛擬」在《明周》刊登,正好給我一個實驗的機會,後來到《號外》連載時,「離騷」的用色系統便大概沿用至今。

另外還有一個非常技術性的原因,跟印刷有關,可是以往大家都是網上看,不會太為意,就是關於 CMYK 的控制(編按:即印刷的四個原色:Cyan、Magenta、Yellow、Black)。如果你看的是印刷品,就會發現,我絕大多數的落色,CMYK 都是 100% 的。而且我好喜歡色塊重疊的效果,例如單黑跟黃重疊的黑,與單黑跟綠重疊的黑不一樣,如果你一直都是看網上的圖,是不會明我在說甚麼,真的只有買書看才有 feel 呢!哈!哈!

紙:看到近來你出 post 說畫黑白漫畫會快很多~(笑)

江:你提到那一個 post,我說畫黑白會快很多,那一半是講笑,另一本是認真。但不是為了快,而是彩色令製作成本大大提高,價錢定位使我不能向大眾化的方向發展(當然這是雞和雞蛋的問題)。彩色亦令製作周期拖長,作為獨立製作,本來無可厚非,但如果我想再畫篇幅多一點的作品,今次用了兩年多,難道下次要五年嗎?所以黑白製作其實有很多好處。我也好想知道讀者的想法,如果今次的成績理想,觀眾們喜歡書內的情節和角色,可能我就更有信心用黑白了。畢竟用黑白時,閱讀的時候有一種爽快感,我也很喜歡的。

紙:留意到你現在繪畫漫畫原稿時,大多仍以手繪方式繪畫(上色則用電繪),請問你會如何平衡兩者?

江:我落色時的思考系統,其實傾向「版畫」的落色,是一個一個 layer 咁諗的(那樣想)。除了黑線的筆觸我很介意之外,「色塊」的筆觸並不是我所追求的,所以 Photoshop 在這方面真的好適合。但同時,畫公仔時我很靠手感,紙跟筆的磨擦對於刺激大腦太有用了。感覺當我畫電繪落墨時,是用手去追一個腦中的 image,但用紙筆時,手自己已懂得思考了,畫的時候毫不吃力。

不過話雖如此,製作動畫時,要配合不同 Artist 和不同工序,全電繪是無可避免的。但若是關於情節的思考、storyboard、或角色的設計草圖,我用紙的時候是明顯快一點的,這可能真是世代的差別了。那種古怪的程度,大概好像你現在還見到人用原稿紙寫作差不多吧?那絕非必要但真的很好用。

「人」與「不是人」的界線
究竟在哪裡?

紙:「離騷幻覺」本身亦與 Cyberpunk 這主題甚有關連,近來繪畫界最火熱的討論,莫過於來勢兇兇的 AI 繪圖大軍。作為漫畫家、動畫家及創作人,請問你會以甚麼態度看待此科技巨變?

江:想知道我對這問題的觀點,就一定要買書了!早在「汩羅虛擬」那個階段,AI 都是很重要的題材。我想令人著迷的地方是,AI 的發展,不斷逼你回答「人」是甚麼,「人」與「不是人」的界線究竟在哪裡?我想 Midjourney 跟 ChatGPT 的盛行,一定對既有的專業造成好大的打擊,其引致的陣痛也絕非短時間之內可消化。但換一個想法,當新技術出現的時候,往往會催生新的藝術形式。例如攝影技術的盛行,除了衍生了「攝影」及「電影」的表現模式,同時也將「繪畫」跟「模仿現實」的關係中解放出來。然而,我始終覺得,人類最大的敵人,就是人類自己。大家還是先不要毁掉地球,才來擔心 AI 吧。

紙:循例也要替「離騷幻覺」的觀眾問問~(笑),請問現在的動畫企劃的發展情況?或是有甚麼可以公開的情報及時間表嗎?

江:我們知道,應該很多讀者是因為動畫而認識我們,亦很關心製作的去向。誠然,現實制肘的確是好大的考驗。2020 年後,我們一直尋找各種發展及集資的可能,以電影或影集而寫的劇本亦不下少數。但是這一刻真的沒有可以公報的消息,希望支持的朋友可以體諒。可幸,沿路仍然遇到不少知音者及有心人,默默為「離騷幻覺」鋪路。我仍然有信心,未來仍可以有好消息。

今個月於西九龍舉行的「POPFEST」會有一個節目「離騷幻聽」,會以動畫片段跟音樂人及 VJ 交流演出;剛於年初始束,在三藩市亞洲藝術博物館舉行的個人展覽「Kongkee:Warring States Cyberpunk」非常難得地會巡迴至芝加哥的 Wrightwood659 博物館,這些機會讓我們更加肯定作品的魅力,甚至可以連結其他國家的觀眾。我們相信,動畫製作的路,仍然向著有光的方向前進的。所以倒過來說,賣書很重要,那是讓更多觀眾投入「離騷幻覺」世界的一道大門啊!

HKT x WESTK POPFEST: M+ Live Cinema presents “Dragon’s Delusion – Paracusia”

紙:最後的提問,請問「漫畫」對你來說是甚麼?

江:「漫畫」就是想像力的藥引。

紙:謝謝你在趕稿期間也抽空接受訪問!各位也快快預購漫畫合集啦~

漆原友紀《蟲師》愛藏版(全套 1-10 期+特別篇)

02028
HK$1 460.00
有庫存
1
產品資訊

附贈六款書卡+盒裝限定小冊子

蟲師繁體中文版問世即將邁入 20 周年!!
幽玄奇幻,由主角銀子這位蟲師帶領大家進入「蟲」的世界。

得到講談社《AFTERNOON》的四季賞而出道的漆原友紀,於 1999 ~ 2008 年在月刊《AFTERNOON》上連載長篇漫畫作品《蟲師》。
「蟲」── 不是動物也不是植物,牠是生命的原生體。當牠們觸化成交織妖異現象的時候,人類才知道其存在。在接觸的過程、被迷惑的人類,就有幽玄奇妙的事發生!!蟲師就是為解決這些事件而存在的職業。身為蟲師的主角銀子,在各處行走之際,解決當地人與蟲之間所發生的各種現象與問題,發現往往困擾人類的最大因素不是「蟲」,而是人類自己⋯⋯。讓我們隨著銀子一起去探訪吧!!每集均收錄5篇人與蟲之間的奇幻故事。
蟲師.特別篇《蝕日之影》
蟲師.銀子這次答應淡幽小姐的要求,於日蝕現象發生之際,來到某座村莊待命。但當日蝕消失後,一切並沒有回復正常,而且隨著時間過去,太陽始終被遮蔽。原來好發於日蝕的蝕日之蟲,造成了太陽中心有著巨大的陰影,使得整個村子暗無天日。銀子得在情況惡化下去之前,找出蝕日蟲潛伏於何處才行⋯⋯!!
「蟲師」廣受讀者們喜愛,還曾獲得日本講談社漫畫賞、文化廳媒體藝術祭漫畫賞等,並改編成電視動畫,更搬上大銀幕由真人演出。

-

● 愛藏版漫畫 10 集加特別篇,共 11 冊。愛藏版為 25 開本,特別收錄連載當時的彩色扉頁。封面採用萊妮紙,紙張有麻布壓紋、色調質樸,印刷後呈現自然藝文氛圍。書名頁為新月紙,表面的特殊處理呈現微透明感的特性。
● 書盒:書盒採用麻烙紙,有特殊 3D 立體壓紋、同時呈現不規則的細絲點。盒外腰帶為彩宣紙,具有強烈和紙紋路、卻保有柔軟的觸感。

● 套書「雙」限定:
1. 隨盒附贈 5 張精美書卡及漆原老師特別寫給讀者的感謝卡 1 張。由凝雪映畫印製。

2.. 盒裝限定小冊子:36 頁,收錄 32 開版本裡老師所繪製的後記、閒聊等未收在愛藏版之中的內容。

● 特製包裝紙箱

※ 包裝紙箱僅屬於運送用包材,若在運送過程中有所損傷,恕無法接受退貨更換!

儲存這個產品備用

江康泉,又名江記。動畫導演及視覺藝術家。作品以亞洲未來主義手法揉合傳統與科幻題材。2013 年起製作《離騷幻覺》系列漫畫及動畫,大獲好評。2022 年更獲邀到美國三藩市亞洲藝術博物館舉行個人展覽「Kongkee: Warring States Cyberpunk」。

2015 年,江記跟英式搖滾 (bripop)班霸 BLUR 合作的漫畫作品 The Magic Whip: “Travel to Hong Kong with Blur” 炙手可熱。與智海合作的《大騎劫──漫畫香港文學》亦在歐洲文藝界獲得好評。2020 年以其原創漫畫改篇之動畫作品《離騷幻覺 – 序》獲得日本 TBS 頻道 「 22nd DigiCon6 Asia Grand Prize」。 2021 年獲香港 M+ 博物館委約動畫錄像裝置作品《海市鏡花》。

江記 facebook:@kongkee

江記 instagram:@fatboykongkee

離騷幻覺 facebook:@dragonsdelusion

離騷幻覺 instagram:@dragonsdelu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