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鼻漫畫——鼻紙寫樂

第一次看到此作的封面和名字,是在 2016 年,《鼻紙寫樂》和《四葉妹妹!》一起得到第20屆手塚治虫文化獎。 第一印象就是——無法理解的名字、「大鼻浮世繪」封面插圖,所以是「有個鼻字的大鼻漫畫」(很在意鼻的部份)。網上查查,連盜版網站也沒有結果……「WOW~」 好好奇。

中田春彌「Levius」原畫展!(相片遊記)

此原畫展應是中田春彌與《Levius》和《Levius/est》初次原畫展,配合 Netflix 的動畫版上映日而同期舉辦。展覽場地 GoFa 我也有去過一次,地方不算很大但觀眾可以很近距離觀看原畫。可惜今次未能親身到場觀看⋯⋯T.T~大感謝特約記者 J 到日本旅行時幫忙,難得展覽可以拍照~

浦澤直樹《朝陽劇場》

買了後忍不住在工作室先看完一整本(好像很久沒有這麼快緊張要看整本漫畫),以下輕輕劇透吧~ 開初第一頁已告訴你在 2020 年將要舉辦東京奧運之時,有一隻「大怪獸」四出破壞,令東京變成一片火海,剛建成的新國立競技場也面臨受到破壞,奧運的能否舉辦也是未知之數⋯⋯

對話

《爆漫。》中真城最高和高木秋人以「亞城木夢叶」的名義創作了〈疑偵探 TRAP〉,達成了在《少年 JUMP》初次連載的夢想,與新妻英治一同以「高中漫畫家」相互較勁。可是週刊連載工作量實在非人所能承受,如遇上要畫彩頁時更是像地獄⋯⋯儘管已善用在學校上課的時間建構故事和畫草稿,可是最高終於被打敗了。

誠實至上 —— 中國一人動畫長片《大世界》

週五晚在海運觀點看一部曾因中國政府施壓而被移除法國安錫影展參賽資格的動畫《大世界》(Have A Nice Day)。作為第一部入圍柏林、康城及威尼斯三大歐洲影展還拿了金馬獎「最佳動畫」的中國動畫長片,我看到的是經常被否定存在的中國基層(所謂低端),最廣而泛、根深蒂固的「中國人」。

大友克洋《AKIRA》進化之路(傳說起點篇)

早在《AKIRA》連載之前,與大友克洋並肩作戰的,就是他的責任編輯由利耕一。講談社的雜誌《Young Magazine》在 1980 年 6 月創刊,那時由利先生已經積極尋找不同的漫畫家和作品。他憶述當年有很多大學生繪畫漫畫,而他也在全國各地的同人誌圈子閱讀超過 600 本作品,只為了尋找具潛質的漫畫家,以開拓更大的青年人漫畫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