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商店

這裡都是我們喜歡,並推薦大家買回家的實體書。

紙本分格 – 實體店地址:
香港觀塘敬業街 65–67 號敬運工業大廈 11 樓 A 室

星期一:休息
星期二:休息
星期三至五:3 pm – 9 pm
星期六:2 pm – 10 pm
星期日:2 pm – 7 pm

書店內有分售賣書籍與只分享不賣的閱讀區書籍,閱讀區採用自由定價收費

付款方式:
八達通 Octopus/PayMe/
Visa/Mastercard/
FPS/PayPal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zbfghk.store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zbfghk.store

柘植義春漫畫集:《螺旋式、李先生一家》+《紅花、鄰近的風景》(補貨預購)

商品編號 00574
HK$235.00
預計 11 月中旬到貨
有庫存
1
產品資訊

限量加贈 A3 〈螺旋式〉海報

預計 11 月中旬到貨

-

  • 日本漫畫家協會大獎、法國安古蘭漫畫節特別榮譽獎得主
  • 達到高度藝術性與文學性的漫畫作品,開創日本另類漫畫的《GARO》系代表

-

掙脫傳統框架 前衛漫畫的開山始祖

「深愛日陰處而非日照處、暗巷裡而非大街上、『非主流』而非『主流』⋯⋯這裡雖然沒有繁華,卻有遠離社會喧騷的靜謚。」——川本三郎

在日本漫畫界,柘植義春的名字和「漫畫之神」手塚治虫並列。若說手塚治虫奠定了日本主流漫畫的表現形式與美感,柘植義春則是成人漫畫和前衛漫畫的開山始祖。

他的作品圍繞著夢境、旅情、私漫畫這三個類型,幾乎都是短篇。「夢境」作品營造出意識流般、似夢非夢的意境,帶有超現實主義及精神分析學的影子;「旅情」作品以偏鄉祕境為場景,在了無生氣的寂寥之地滿足避世遁隱的想望;「私漫畫」作品則混淆了虛實界線,將自己的日常擺在讀者面前。

不同於王道漫畫的熱血、友情與奮鬥,柘植義春擅長挖掘沉澱在人們內心深處的黯淡世界,包含對存在的焦慮、現實的逃逸、死亡的恐懼或異樣的性愛妄想,作品充斥著難以排解的抑鬱與糾結。他從不畫大人物或大場面,筆下出現的盡是邊緣失敗者與破敗舊街區,而這種虛無慘澹之氣也成了他的招牌。

敘事手法上,柘植義春掙脫了傳統故事漫畫「起承轉合」的框架,不再具備達成目的或解決問題的事件性,也不藉由過程啟發或娛樂讀者。有時候會突然冒出沒有邏輯的對話,或是前後不連貫的分鏡與場景,塑造出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夢境的詭譎氛圍。這樣斷裂跳躍的實驗性做法,大大地衝擊了漫畫界,也獲得藝文圈與菁英學子的關注。可以說從這時開始,日本漫畫站上了與文學、電影相同的藝術高度。

-

擱筆卅餘年 拒領獎只求往生

「他的創造力充滿著一種內在性與解放,使他置身於不可避免且極難忍受的處境。⋯⋯創作於是(對柘植義春而言),就像是無止境地挺著轉向前方的身驅,卻又準備好要脫逃。」——白土三平

柘植義春一生跌宕起伏,飽受精神疾病所苦,創作初期曾經自殺未遂,1965 - 1970 年在日本前衛漫畫雜誌《GARO》發表了許多實驗性、開創性的代表作,可謂其轉捩點,70 年代後因身心狀況不佳創作量遞減,1980 年代以《無能之人》系列再創漫畫高峰,卻選擇於 1987 年休筆隱世,從此宛如人間蒸發。

但他在日本藝文界的地位卻是無庸置疑,有許多專門探討解析其作品的專書,業界編輯、評論家、作家也不少是他的死忠粉絲。從筑摩書房、新潮社、小學館到講談社,日本各大出版社不斷推出自家編選的柘植義春漫畫集,在日漫界實屬異數。2017 年,柘植義春更以新潮社編選的漫畫系列獲頒第 46 屆「日本漫畫家協會大獎」。Bob Dylan 得到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公布後,日本書迷還曾經開玩笑說,「那下一個應該輪到義春了吧!」其在日本的地位可見一斑。

柘植義春在歐美也獲得極高的評價,2005 年時《無能之人》法語版獲得安古蘭國際漫畫節頒發之「文化遺產獎」。 2020 年第 47 屆法國安古蘭漫畫節難能可貴地獲得本人同意,舉辦了大規模的原稿展「存而不在 ÊTRE SANS EXISTER:柘植義春大展」,避世多年的義春出乎意料地前往參加,並上台領取特別榮譽獎。

-

首度中文版!Mangasick 精選 19 篇結集成冊

「柘植義春漫畫的革命性,不在於揭露某些存於日常生活中心的事物,而在於呈現隱藏在較為『不尋常』範圍內的事粅,在那些我們可以稱為『心之漂浪』的深處。」——寺山修司

此次柘植義春首度問世的中文版,邀請了 Mangasick 漫畫私倉擔任選集顧問,精選其生涯不同時期的經典代表名作,分為兩集同時出版。兩集一共收錄了 19 篇代表作:

選集 1 ——《螺旋式、李先生一家》

〈螺旋式〉是柘植義春最廣為人知的作品,講述主角被水母刺傷,血流不止,欲尋找醫生卻落入如鬼打牆般的迴圈,塑造出他人即「惡夢」的恐懼。1968年發表時,在藝文界與大學生之間掀起了一陣熱潮,離奇的故事、前衛的敘事手法、加上意味深長的意象,醞釀出濃濃的絕望與瘋狂。

〈源泉館老闆〉〈柳屋老闆〉可說是姐妹作,兩篇都以偏僻淒涼的小鎮作為背景,旅人來到只有女主人的破舊旅館,在妄想夢境或是其他時空,成為了旅館的老闆。

〈山椒魚〉是只有七頁的極短篇,透過全篇的獨白,與從動物出發的獨特視角,營造相當晦暗的黑色幽默,令人聯想到卡夫卡。

〈沼〉可謂柘植義春的蛻變之作,是他剛開始在《GARO》發表漫畫時的大膽嘗試。描寫東京來的獵人受神祕少女邀請,在山村借住一晚的故事。漫畫結合了性與死的意象,但整篇沒有明確的事件發生,擺脫了故事優先的框架。

〈吱子〉具半自傳的色彩,重現豢養文鳥的意外之死,帶出內心的陰影。是緊接在〈沼〉之後發表的作品,完成度相當高。

〈不可思議的信〉由早期貸本漫畫作品重新改繪而成,透過一封陌生人的信,解開母親墓地之謎,帶著懸疑與推理的色彩。

〈夜入侵了〉圍繞在一對失和的同居情侶,有不少暴力、性變態的場景,將男主角精神的不穩定以及對異樣性愛的妄想赤裸坦露。

〈李先生一家〉講述莫名其妙住進主角家的奇怪鄰居,充滿著滑稽嘲諷的調性。也可以從中看出柘植義春獨鍾破舊郊區的情懷。

「我或許是想要了解,關於過去與目前人生的關係、生與死、虛構與真實,然而我對這些事物卻一無所知。」——柘植義春

選集 2 ——《紅花、鄰近的風景》

〈紅花〉、〈滿酒屋少女〉雖然是完全獨立的兩篇故事,但在情境與角色上卻十分相似:一位旅人來到了偏鄉祕境,遇見有著曲折身世的少女。旅人就像是旁觀者,雖然對少女抱著好奇,卻僅是個過客身分短暫參與,沒有進一步涉入少女的生活。

〈現實客棧〉描寫現代人碰上肯定只會憤怒客訴的旅館投宿經驗,主角並非透過旅行享受限期的、奢侈的、消費性的時光,而是直接空降到他人的日常之中。為了找尋漫畫題材而出遊的設定,可說是柘植義春自我的化身。

〈海邊敘景〉的故事從陽光明媚的熱鬧沙灘開始,隨著場景轉至人煙罕至的斷崖,也安排主角在此相遇。結尾以跨頁表現淒冷蒼茫的大海,帶著一絲感傷卻又相當浪漫,營造出男女邂逅的微妙氣氛,也是柘植義春作品的名場面。

〈吉保的犯罪〉〈夢中散步〉描繪了意識下突然冒出的虛幻陰暗面,一個投射出異樣性愛妄想的扭曲世界。特別的是,〈夢中散步〉畫風陡然一變,以清淡的線條與許多空白,展現不同以往的清新質樸。

〈夏天的回憶〉〈無聊的房間〉都是以同居情侶為主角,整體調性逐漸輕快而不再沉重,在看似不合理的主情節下,是真實情侶間發生的種種日常。

〈散步的日常〉運用詼諧自嘲的方式,講述為了三百圓而苦惱的困窘。,理應相當淒慘,卻因為用的方式呈現。同樣將「我」設定為漫畫家,自傳性相當濃厚。

〈鄰近的風景〉將柘植義春對老舊街區的嚮往、對邊緣人的同理,毫不保留地述說。義春喜歡這些寂寥的地方並以其為舞台,儘管和當時日本高度成長的「開朗」氣氛沾不上邊,但他深知這些破敗之處的美好。

「我感覺,雖然是我造訪這個地方,我卻是個一事無成的人、一位失敗者,但我覺得很好。」——柘植義春

-

柘植義春 Tsuge Yoshiharu
日本漫畫家,筆名「つげ義春」,1937 年生於東京,小學畢業後曾在電鍍工廠工作。1955 年,以漫畫《白面夜叉》出道,開始創作在租書店流通的「貸本漫畫」。1965 年,應實驗漫畫雜誌《GARO》(ガロ)邀請,接連刊載了〈沼〉、〈吱子〉、〈山椒魚〉、〈紅花〉等作品,展開漫畫創作的黃金期,並因為 1968 年發表的超現實主義漫畫〈螺旋式〉,震撼當時的漫壇與讀者,獲得藝文界不小的關注。不過,其一生飽受精神疾病所苦,1987 年以〈別離〉告別讀者後,即不曾再發表過漫畫。
柘植義春的作品以夢境、旅情、私漫畫為特色,在國內外都備受讚譽,已是日本另類漫畫大師的代表。1991 年《無能之人》曾改編成同名電影(竹中直人自導自演)、2005 年《無能之人》法語版獲安古蘭漫畫節「文化遺產獎」、2017 年《柘植義春 夢與旅的世界》獲日本漫畫家協會大獎。2020 年法國安古蘭漫畫節舉辦柘植義春生涯首次大型個展,展出約 250 幅原稿,其本人也親自出席領取特別榮譽獎。

-

一套兩冊
共 436 頁
148 x 210mm
雙色印刷

儲存這個產品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