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結局之時間?井上雄彥 SLAM DUNK 香港天下中文版封面帶給我的奇異聯想⋯⋯?

 


 

上一次分享了井上雄彥《Slam Dunk》最後一話四大版本的研究報告,在搜集資料時再次拿回舊版天下中文版來看看(又重溫最後一期 n+1 次),再次留意到井上老師在感言中留下數句關於香港天下版漫畫,於是有了一個奇異的聯想⋯⋯

 

「在香港出版方面,實在很多得天下出版有限公司在各方面的關照。我從心底裡感謝你們。」(香港天下版第 31 期)

 

相信也有不少人知道,天下舊版(31 期版本)漫畫的封面是和日本不同的,有部份是來自井上老師在日本發表過的插畫,也有一些是特意為香港版封面繪畫的。在日本版的畫集中也刊出了不少的香港版的插畫,當中文字記錄了哪一張是特意為香港版封面繪畫,大家有畫集的話也可翻看一下~

 

日本版和香港版的比較圖(I.T.PLANNING,INC.)

 

 

日本版畫集,《INOUE TAKEHIKO ILLUSTRATIONS》

 

這兩期也是來自版頭彩頁的。

 

 

香港版特別繪畫的封面,很漂亮的彩子小姐~

 

 

這張也是為香港特別繪畫的,有趣的是這原稿是來自櫻木對肉丸人的版頭,井上老師再為封面插畫再上色。

 


 

 

之後就是大家也很熟悉的山王之戰最後五人封面,相信大家也看了不少次了⋯⋯。當年也留意到這五張畫是故意在構圖和用色也是用了同一系列的作畫手法,人物角色大頭,用了 marker 上色,色調方面五張也是用了五種很鮮明的顏色作主調,無論在背景與人物主色也有配合到。現在知道了這是為香港版特別繪畫的,根據這資料,井上老師如果一早是打算用這五人插畫系列作為最後五期單行本的封面的話,那可不可以推想到他在繪畫香港版第二十七期封面時,已打算《Slam Dunk》會在第三十一期左右完結?(再說一次這是 4814 的個人推想)

現在時光倒流中⋯⋯(叮噹 BGM),因為當年日本版和香港版的出版日是十分接近的,只差數天而已(天下和井上老師的關係真好),所以下面用日版的初版日作參考(來自 amazon)。

 

第 31 期,1996 年 10 月 1 日出版(日本出版日)

 

第 31 期,1996 年 10 月 4 日出版(香港),很接近

 

第 30 期,1996 年 8 月 1 日出版(日本出版日)

 

第 29 期,1996 年 6 月 1 日出版(日本出版日)

 

第 28 期,1996 年 4 月 1 日出版(日本出版日)

 

第 27 期,1996 年 2 月 1 日出版(日本出版日)

 

香港版封面的流川插畫是這五人系列的第一張,當然我們無法知道這畫的繪畫日期,可是先按此出版日,我們再次用到週刊連載的出版作推算,找出畫第 27 期封面的時間大概連載發展到哪裡(當然繪畫會比出版日早,但不作計算了):

 

  1. 最後一話 276 話在 1996 年 6 月 17 日在日本《少年 Jump》刊載
  2. 27 期的出版日期是 1996 年 2 月 1 日,距 276 話的刊載相差 137 天,約 20 週
  3. 假設一週繪畫一話,刊載最後一話的 20 週前,若無休刊,出版 27 期那星期約連載第 256 話
  4. 估計繪畫 27 期封面時,雜誌同時繪畫著第 256 話

 

那段時間大概是發生甚麼事呢?那時候宮城已經第一次突破了缺口,櫻木的搶籃板能力已覺醒,赤木已經提升了變成比目魚,三井早已超越了過去,與赤木和隊友的信賴感也達成。

四位隊友也進化了,只剩下流川楓。

 

252 話,流川向澤北宣戰。

 

山王的皇牌澤北不停向流川作挑釁,也一次又一次用實力證明他是日本高校的 No.1。

 

253 話,皇牌澤北的反擊

 

流川一次又一次的落敗,澤北對他說將會正式去美國挑戰。

 

到了第 258 話,佈局,是很重要的一話,那時候相方的比數為 55:74,湘北落後差不多 20 分,無論觀眾和球員也開始認為兩方的實力差距開始出現。這時候,流川回憶到和仙道 1 on 1 的對決,意識到傳球的重要性,達到最後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流川楓之覺醒。

 

「今天⋯⋯我要在這裡把你打倒,然後便去(美國)。」

 

流川會傳球!

 

之後的劇情發展相信大家比我更清楚,就劇情而言,這時候湘北五人已經各自覺醒了,球隊球員也達到了 100% 完成狀態(最後櫻木受傷增加張力),可預想到其實井上老師當時可能覺得對湘北五人的描寫也七七八八,那不如一口氣衝到最後,用最完美的比賽作為故事的終結?老師可能就是在那時候決定了這心意,在香港天下版的封面決定作這一系列的插畫(再說一次是個人預想)。

 

 


 

最後補充也說說,雖然傳言中說過當年完結是因為井上老師和集英社的關係不和,可是在他後來不同的訪問或對談也說到他決定在當時完結主要是因為他認為山王之戰就是最好的終極之戰。以前因為自己不想心愛的漫畫完結,此外森重寬之戰也沒有發生,所以也會相信那些傳聞的。可是長大後看多了他的訪問,還有剛作了以上的推想,我個人是偏向相信這就是老師預想之內的結局。

最後在《空白》一書中,他的解說是最完整的,故此輯錄出來給大家參考一下:

 

 

《空白》Prologue 2012 . 3

過去,我一直秉持著前進、前進、再前進的態度,所以才會遭遇到瓶頸。

2010 年年初,我在自己的網站寫下「《浪人劍客(浪客行)》會在今年完結」這句話,結果違背了本意,反倒成為一股壓力,壓得我喘不過氣來。當時的我只是把這件事當成年初的目標說出口,並且記錄下來,沒想到竟變成非兌現不可的支票

《灌籃高手(Slam Dunk)》的結束時間點很明確,因為我早就決定打完山王一戰就是《灌籃高手》完結的時候,因此最重要的課題就是如何讓故事更充實、讓比賽更精彩。雖然最終話提到湘北在下一場比賽就輸了,不過這件事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山王一戰本身。如何讓自己的作品在這場比賽中達到巔峰才是首要關鍵。畫《灌籃高手》的結局時,我該完成的課題很明顯,所以我絲毫不感到迷惘。

我不明白讀者的想法,每個人接受的方式也不盡相同,對我來說,《灌籃高手》的結局就是「沒有其他結局比這個結局更捧」。在我心中,這是一個成功的體驗,或許也變成了一種標準,因此《浪人劍客》的結束方式,在我內心佔據的份量也越來越大。

另一方面,我也在想,說不定我錯過了結束的最佳時機。「或許應該更早結束才對」、「我已經駕御《灌籃高手》很久了,該達成的目標也都達成了,差不多該轉換跑道」——我開始胡思亂想,甚至自問自答:「乾脆暫時把這條路封起來算了。」

一直以來,我都在做「創作」、「每個禮拜畫一回漫畫」這些事。「結束」是另一個不同的層次,不能當作目標。畫《灌籃高手》的結局時,我期待自己融入那個狀態,周圍的人事物也助我張目,但是《浪人劍客》卻沒有形成這樣的局勢,我一點興奮我感覺也沒有。

或許《浪人劍客》這不到「那個時候」,只是我擅自決定「現在是劃下句點的時候」罷了——

井上雄彥

來自《空白》Prologue 2012 . 3

 


 

井上雄彥官方網頁:itplanning.co.jp
井上雄彥官方 twitter:twitter.com/inouetake
井上雄彥官方製作公司及網上商店 Flower:flow-er.co.jp

天下日本漫畫:www.facebook.com/天下日本漫畫

本文與 Slam Dunk – 4814 Days After 共同編寫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