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Animatrix 到 Netflix,淺談西方與日本動畫製作交流

 


 

近日看到有不少評論文章是關於 Netflix 在日本大力發展業務,並一口氣宣佈和日本的動畫創作單位合作推出新動畫項目,日本電影評論家町山智浩甚至認為這是一種文化侵略等等。雖然就某個角度可以是這樣推演,可是作為普通觀眾,我們個人是樂見這個情況的。

在二十多年前,可能日本動畫作品為還沒好像現在般推行到全世界。其中 1989 年《AKIRA》與及 1996 年《攻殻機動隊》動畫版分別在美國和歐洲造成巨大衝擊,令西方國家認識到更多日本動畫作品,此外也對他們那一代的荷里活電影導演造成影響,例如占士金馬倫對大友克洋和押井守的喜愛(甚至曾有過合作的機會)。

1999 年,《The Matrix》上映。這部作品對電影文化發展帶來深遠的影響,一來是電影核心的三部曲非常出色,二來電影只是作品的其中一部份,動畫與遊戲的內容也是建構整個世界觀非常重要的完素,《The Animatix》更是推動了西方與日本動畫文化交流的重要作品。

 

 

「Matrix」系列導演 Wachowski 姐妹(當年是兄弟)熱愛日本動漫文化,而「Matrix」的其中一個靈感來源就是士郎正宗的《攻殻機動隊》,之他們也曾改編了日本 60 年代動畫成為真人電影《Speed Racer》,所以當年出現了《The Animatix》這個計劃實在是很喜歡,一來是補完了電影部份未解的謎題,二來分拆了九段動畫,各由美國、日本、韓國的動畫製作人負責,而當中佔了比例最多的動畫人員就是日本人,而且粒粒皆星,例如有前田真宏、村田蓮爾、小林誠、渡邊信一郎、小池健、森本晃司、本田雄等等,動畫製作公司也有日本的 STUDIO 4℃ 和 MADHOUSE(SQUARE USA 也可算是日本吧)。

個人認為《The Animatix》是西方和日本動畫製作人歷史上非常重要的交流,他們位位也是非常出色的製作人,可是相信當年在海外的知名度不會很高,這次合作令他們參與了一線的荷里活電影動畫的製作,也令他們的作品推向全世界,我也是因此認識了小池健的作品,超喜歡!此外有趣的是,《The Animatix》的總指揮當然是 Wachowski 兄弟,但當中一位非常重要的製作人 Michael Arias,他個人就是非常喜歡松本大洋的《惡童》漫畫,所以主動提出製作動畫改編作品,最後在 2006 年上映。

 

 

往後的年代,愈來愈多日本作品傳入西方,2003 年宮崎駿《千與千尋》得到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獎,2014 年森本晃司《九十九》提名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細田守數部作品也廣受海外影迷喜愛,《狼的孩子雨和雪》更有機會在法國舉辦展覽,《少年 Jump》動畫和漫畫在外國大力推廣,法國安古蘭漫畫節也積極邀請日本漫畫家參加,2015 年的 Grand Prix 更是首次由日本漫畫家得到,得獎者是大友克洋。

另外也開始愈來愈多真人版改編和日本動漫文化相關的電影出現,荷里活版的《哥斯拉》,明顯是向日本巨大機械人作品致敬的《Pacific Rim》,上年還有改編經典《攻殻機動隊》成為真人版改編,《AKIRA》真人版還經常有傳言流出。直到近年新海誠《你的名字。》在亞洲大紅,之後也進軍美國,並特此製作了英文版主題曲。在上年更有荷蘭導演和日本吉卜力動畫公司合作的作品《紅海龜》,也得到奧斯卡金像獎動畫長片提名。

 

 

可以觀察到的是,西方人對日本動漫作品的認識愈來愈深,甚至有不少是喜歡某位製作人並討論他們的風格手法,舉辦了小型分享會。在此背景前題下,西方人(如 Netflix)找日本動畫師合作,相信對他們也是一定的認識和鍾愛,例如湯淺政明 X 永井豪《DEVILMAN crybaby》的預告中可見到湯淺監督可保留他一貫風格去製作此動畫,他的作品可能不是日本國內最主流的風格,可是在海外卻十分受歡迎。近年日本的動漫作品,因為媒體轉變等等的問題,經常出現一個情況是因為基本製作費不足,所以積極推動在周邊賺錢的機會,例如聲優活動和 figure 等等,令到作品題材風格變得更單一,製作人最先考慮的可能就是請哪個聲優、握手會、角色設計是否適合製作 figure 等,而動漫作品的本質,故事內容和畫面變得空洞。

當然,現在還不是全部的作品出現這問題,但相信各位也觀察到這情況愈來愈嚴重。如果大家有看動畫作品的 end credits 的話,也會留意到近年愈來愈多中國和韓國的動畫人參與,這也反映了製作經費不足所以要外判到外國動畫公司,日本的動畫人才也因此流失(相信大家也有看過日本動畫人收入問題的報導)。如果 Netflix 的投資已令動畫製作費足夠的話,那製作時自然可以把重心放回作品的故事內容和畫面,質素得以提升。如果核心的基礎打穩了,那之後再發展周邊產品或是遊戲化也是錦上添花。如果說這是文化侵略的話,那我認為這反而是給予動畫製作人一條新的出路,不用再在固有的模式內製作動畫,回歸基本,用內容決勝負。

另一方面,Netflix 此舉其實也給予日本動畫公司一個提醒,就是他們也可考慮製作日本自家的 streaming 影業平台。近年其中一個非常欣賞的「見本市」動畫企劃(日本アニメ(ーター)見本市),就是在網上發佈獨家製作的動畫短片,還預備了英文字幕讓海外觀眾觀賞,雖然現在也是實驗性質,不過實在非常期待往後的發展(不過庵野大神請先做 EVA 謝謝)。

 

 

Netflix 其中一個優點就是世界不同地區都可選擇你需要的字幕,這一點其實是非常重要,因為到最後人人也是想要方便看到想看的動畫,付數十元月費便可看到最新的動畫和看得懂的字幕,這一點就對海外觀眾很有幫助。Sunrise 的「Gundam info」近年積極把自家動畫放在 Youtube 上讓人觀看,還有不同字幕選擇,這種「在地性」的企劃製作實在是非常重要。日本動畫多年累積了無比豐厚的資源,如果他們認真成立一個面向世界的 streaming 動畫平台,那一定十分吸引。(daisuki.net 有類似的東西但不成功)

我不是反對賣萌賣聲優賣 figure 的作品(我也喜歡看),可是,我更想要多些內容畫面出色的作品罷了。如上述,若有一個官方平台可讓大家看到喜歡的動畫,每月給數十元月費又有何問題?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

最後,其實作為一個普通的觀眾,我只是想看好看的作品而已。

 


 

ACGer
美國資本來襲,日本電影評論家稱Netflix將改變日本動畫格局但也會引發日美文化全面戰爭

新‧鏡花水月
Netflix來航,究竟是要侵略日本動畫界,還是要帶日本動畫走向世界?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