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本分格遊記!荒木飛呂彥原畫展「JOJO 展」in S 市杜王町 2017(上篇)





 

在 2011 年 3.11 大地震發生後也有不少漫畫家和出版社舉辦展覽,希望可以幫忙振興經濟和籌款,例如大友克洋的「GENGA 展」和尾田榮一郎的「One Piece 展」也是在 2012 年。荒木飛呂彥本身在仙台市長大,相信大家也記得 3.11 時仙台是其中一個重災區,在 2012 年他曾分別在仙台和東京舉辦過「JOJO 展」,相信是希望可以為他的家鄉盡一分力。來到 2017 年,配合「JOJO」真人電影版「不滅鑽石」的上映,加上本年是「JOJO」的 30 周年,還有紀念單行本發行部數超越 1 億冊,「JOJO 展」再次降臨仙台,把整個城市變成杜王町吧!

 


 

 

 

 

荒木飛呂彥原畫展「JOJO 展」 in S 市杜王町 2017

荒木飛呂彦原画展 ジョジョ展 in S 市杜王町 2017

 

2017.9.7

仙台定禪寺通,smt(Sendai Mediatheque/仙台媒體中心)

 

定禪寺通是仙台其中一條主要大道,非常廣闊,馬路中間還有一條種滿樹的小道供遊人步行,所以有不少大型活動也是在定禪寺通舉行,而 smt 就是市內其中一個大型展覽館,在 2010 年曾舉辦井上雄彥的「最後的漫畫展」。

 

展館門外的展板

 

我們約下午一時左右到場,可能是平日的關係也不算太多人,在門口位置有工作人員查票後就直接走進館內大堂等候電梯,這時也留意到工作人員們全是穿了「JOJO 展」的黑色 STAFF tee,好想儲一件!電梯到 6 樓會場後,一打開門就看到 JOJO 第一至第八部的角色和替身們~

 

 

 

各人像畫作在《JOJOVELLER》畫集封套也曾出現(2012 年展覽的延續?),同樣有一條粉紅色的色帶,引領眾人和觀眾由右至左步行到會場入口。

 

 

 

 

 

 

最後是承太郎和白金之星

 

 


 

展覽內部除了特定地點和展品可以拍照外,其餘也不准拍照,所以部份相片引用在場購買的場刊和官方 twitter 的圖片。

 

進場門口有大大個「JOJO」的直排粉紅字,在左邊櫃台領取宣傳單張後就進入會場了!起初先回顧荒木老師在繪畫《JOJO》前的短篇作品,上面寫下了連載時的年份,有些更附有當年連載時的《少年 JUMP》,實在好珍貴!

 

 

《武裝ポーカー》,1981 年,第 20 回手塚賞準入選作品

 

《魔少年ビーティー》,1983 年,當年已有平面設計感十足的剪頭圖像,最後連載十回終結。

 

1986 年《Fanroad》海報插畫,「JOJO pose」已經出現了?

 

時光飛逝,來到 1987 年,開始《JOJO》的傳說!在場刊中當年的初代編輯椛島良介提到,在當年《少年 JUMP》受歡迎的作品都是以「友情、熱血、勝利」為主題,起初的「JOJO」則是以 19 世紀英國貴族為主角,帶點歌德式小說的風格,無論畫風和題材也不屬於當年的王道漫畫,所以連載並不算受歡迎。

椛島:「每期我看到讀者的問卷調查結果,我腦內只有『終了』兩個字。」

荒木老師也知道,當時只有很少作品的主角是外國人,也明白這可能不會是會受讀者歡迎的題材。

經過第一部「幻影血脈」(Phantom Blood)和第二部「戰鬥潮流」(Battle Tendency)的「摸索期」後,描繪了魅力滿瀉的大奸角 Dio,還有超能力(波紋)的風格基礎。兩年後的 1989 年,第三部「星塵鬥士」(Stardust Crusaders)登場,荒木老師和編輯椛島把受歡迎的元素結合,再加進了最重要的「替身」(Stand),以及令人處處驚喜的頭腦戰,就此變成了愈來愈受歡迎的人氣大熱作品!

 

 

「JOJO」展區用故事中不同部數去區分,每區入口有大大的數字,上面還印有每部獨有的徽章和英文名字等等,每部的背景顏色也和《JOJONIUM》的顏色一樣。

 

(來自官方 twitter)

 

第一部有展出第一話的彩稿!

 

初次看到荒木老師早期的彩稿,用色方面多姿多彩,當時他已經不會為角色定下唯一的顏色設定,而是根據每張彩稿當時的氣氛和人物從而作出不同的變化。在往後的作品中他仍然保持了這用色風格,特別在一眾角色大集合時更明顯。

 

 

另外,背景方面他會用大張色紙再做 masking 貼在畫紙上,所以一張原稿也會看到很多大大小小的拼貼,可感受到荒木老師和助手們的用心。例如上圖右上角那張,背景的放射色塊全是數種色紙拼貼而成,之後再 masking 貼在 Jojo 四周,最後用筆補回拼貼之間的虛位,並潑上白色油墨。除了潑墨外,他也常常用到噴筆,例如白色的發光位,還有背景的點綴。

可是因為經過了這麼多年,有部份色紙已經起泡,甚至移位和爛掉了⋯⋯不過這更能增添原稿的魅力~

 

 

除了有彩稿和黑白原稿外,也有展出部份當年連載時的《少年 JUMP》,在旁更有對應原稿放在一起。另外也有某些特別物件有 pop up 裝飾,例如第二部的紅寶石。有一點點可惜的是,因為今次展覽是以第四和第八部為主(因為是第四部真人電影版和 S 市杜王町),所以其他部數的原稿展出相對較少,每部約 20 張原稿左右,每部展出空間約 400 尺大。

 

(來自官方 twitter)

 

走到第四部「不滅鑽石」展區,左邊的牆上印有杜王町地圖,前面就是第五部了?原稿呢?細心一看原來右邊有一條小小的通道,旁邊有一個熟口臉的牌子,上面是一個箭咀寫著「To be continued…」,走過去一看原來那邊全是第四部和第八部的畫作!參觀者可選擇直接走過通道,或是沿路看完五至七部,也可走到剛才的區域。

 

 

當年的連載!(來自官方 twitter)

 

 

這一張徐倫看了很久,原畫的顏色超漂亮,樹木也畫得非常細緻

 

這一張構圖非常複雜,背景還要做 masking,之後大大小小的馬匹用剪貼的手法拼貼,完全是燃燒生命的作畫!

 

 

觀看原稿時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彩色背景的繪畫方法的變化。之前是用色紙貼上去的,可是在第六部和第七部左右開始,背景上色開始轉用了用噴筆製作。究竟為甚麼呢?那時心中出現了一個答案,會不會是因為開始計劃辦展覽呢?之後翻查後果然⋯⋯!在 2003 年荒木老師在法國舉辦了原畫展「JOJO in Paris」,這應是他較早期的重要展覽,時間剛好就是繪畫第六部和第七部左右。如上所說,用色紙剪貼的方法,雖然在印刷成品看到時分別不大,不過看原稿時就會留意到不少瑕疵,此外也較難保護原稿。轉用了噴筆後原稿的完整度大增,特別是第八部的插畫表現更令人驚艷。可能荒木老師那時已感到將來有更多的原畫展示機會,所以就轉用噴筆了,不過這只是個人估計啦,真正原因也不知道(可能只是有一晚買不到色紙而已⋯⋯)

 


 

 

來到今次的展覽主角—— 杜王町。第四部和第八部也是發生在此地,也即是荒木老師的家鄉仙台,所以一進去就看到荒木老師介紹仙台市的影片,他帶你走到古城寨、寺廟、喜歡的食店(豆腐冷麵?),甚至走進下水道拍攝(他真的很喜歡地下通道),好像一個小小的仙台旅遊特輯。

 

 

另外片段中也訪問了荒木老師創作「JOJO」的心得,他說明「未知」是作品之中很重要的元素,影片中用了圖表來說明顏色的使用,現在我們參照影片重做出來:

 

荒木老師首先選了兩隻代表性的顏色,分別是黃色(Yellow)和檸檬綠(Lime Green),這也和日本新駕車牌照剛好一樣的配色

 

之後選用了用不同深淺度的綠色,並用「X」代表「奇異未知的世界」

 

在畫集《JOJOVELLER》也曾提過,在第一部數張插畫也是用了綠色做主調,荒木老師在畫集中笑說他也忘記了原因了,但現在回看也是很漂亮,可能是當年希望讀者在書店看到時,就可被這綠色吸引著和有所記認,「啊,是那綠色的漫畫!」。直至到現在,「綠色」仍是「JOJO」系列中十分重要的主要顏色,看了這段解說更明白到荒木老師選用綠色的原因。

 

 

(來自官方 twitter)

 

(來自官方 twitter)

 

第四部是主要展區,主要是漫畫單行本巨大化的設置,每本「書本」上面也展示了封面的原稿,還有該期部份黑白原稿,這時就更能看到荒木老師和助手們的拼貼功力,與及逐一回顧故事中的名場面。

 

(來自官方 twitter)

 

在單行本封面插畫,經常也出現了正方形剪裁的構圖,荒木老師在畫集中說這是受到當年鳥山明的影響,大家記得《龍珠》單行本封面也有很多正方形的插圖嗎?

 

來自日本 amazon

 

(來自官方 twitter)

 

還有雙色原稿!(來自官方 twitter)

 

 

 

展覽中也設有一些名場面或角色實體化讓參觀者拍照~

 

 

 

 

細緻的設定圖!

 

超大誇版!

 

除了漫畫的原稿外,也有其他第四部相關插畫展出,有當年的《少年 JUMP》封面,也有後期繪畫的插畫,除此之外也有岸邊露伴專區和他的工作桌~

 

畫集《JOJO6251》封面

 

2007 年,《4th another day》插畫,看到畫風已經不同了

 

岸邊露伴的工作桌,還有他畫的漫畫稿啊,「天堂之門」!(來自官方 twitter)

 

岸邊露伴的插畫,有短篇的彩稿和《岸邊露伴一動也不動》的短篇集封面

 

這張左方的文字是印在透明膠片上的

 

看插畫的時候留意到掛在角落這一張黑白的東方仗助,是 1995 年 Cach Phrase Grand Prix 的活動插畫。這張雖是第四部連載時期時畫,可是在畫風和上色也和之前有所不同,背景也是用噴筆上色,比較近似近年的畫風,會不會就是試轉畫法之作?此外荒木老師的畫作大多是顏色豐富的,這張純黑白插畫反而更搶眼!

 

 


 

 

最後是第八部「Jojolion」了!因為目前還在連載中(2011 年開始),同樣也是發生在社王町,所以也是今次展覽的重點。

 

一開始是展出了第一話的原稿(來自官方 twitter)

 

之後往左邊一看,是一間大宅的門口!原來製作人員仿照東方家的大宅,製作了第八部的展區,內裡的裝修和物件設置也非常用心。

 

「To be continued…」 的箭咀(來自官方 twitter)

 

「Jojolion」漫畫圖片

 

內裡還真的像個示範單位一樣⋯⋯(來自官方 twitter)

 

原畫好像放在自己家似的(來自官方 twitter)

 

第八部的畫作比起早期,無論構圖上色也十分成熟,每張的完成度也十分高!另外也發現到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荒木老師先繪畫連載用的版頭封面,有時也會繪畫另一張同一系列的插畫,通常也是用作將來單行本的封面。這種好像「Visual Identity」設計般的處理手法很有趣,也讓讀者細看兩張插畫之間的關係。

 

 

你以為是用電腦放大縮小嗎?太天真了,背景和人物也是重新繪畫的!

 

 

 

這次還要有三張!

 

十二期的封面插畫,在場看了好久,實在太喜歡這張畫作,最後買了本日本版單行本紀念

 

《JOJOVELLER》畫集示範用的畫作!當年就是看到那 making of 而被荒木老師迷倒,想不到現在可以看到真跡!

 

 

展覽最後,看到今次宣傳插畫的原畫外,也有下面兩張插畫的投射加工版供大家拍照,做到好像紙條飛散的小動畫般,可惜效果不太好⋯⋯

 

 

感想

看完「JOJO 展」的最大感覺,就是原稿手繪真跡的重要。現在愈來愈多漫畫家會用電腦作後期加工,先畫了人物主體後就用電腦繪圖軟件上色、加網紙、效果線等等,最後的完成稿就是一個電腦檔案。在 undo、redo 的電腦世界裡,你可以改完又改也看不到痕跡。可是在原稿畫紙上,草稿還好,如果上色錯了或是出界,你只可用白油塗改,甚至要把整個畫錯的部份剪走,再貼上重新畫好的部份。

荒木老師的原稿就是充滿了這種親手製作的細緻質感,一來他的構圖十分複雜,二來他的插畫多是填滿了背景色,用現在的製作模式去想,可能第一時間就想到用電腦幫忙了。記得當年看到《JOJOVELLER》的示範繪畫片段時,才知道他用 masking 再用噴筆填上背景色,因為我之前還以為他的插畫背景是用電腦上色的,所以看完後實在很佩服他的作畫技巧和耐性。後來看了「羅浮宮展」的原稿和今次的「JOJO 展」後,真正見識到真人「岸邊露伴」的功力!

剪貼手法和色紙運用,發展到後期的噴筆,看畫集時當然知道厲害,今次看到原稿後才細看到荒木老師處理細部的地方,例如剪貼手工的接駁,還有上色的層次,在畫集根本看不出,當然這可解釋為原稿完成度很高的關係。例如下面這樣的原稿,看到上下格的灰度不同,細心看原來是有一些白色幼網線在淺色那格,看原稿時才知道他用印了白線的網紙貼在稿紙上面。

 

 

第二是荒木飛呂彥上色的哲學。相信大家也知道他用色一向也十分豐富,可是如何繪畫眾多不同的角色中也可保持一體和諧感?那就是不規限角色們的顏色設定。例如《龍珠》那樣,悟空的衣服和頭髮的顏色也固定,在插畫時也只會作些微變化,可是基本的色系不會轉變。《One Piece》的處理就彈性一點,尾田老師多是會讓角色們換上不同的衣服去配合整體構圖。而荒木老師的處理就和尾田老師的反轉,他的衣服設定不會改變太多(除了岸邊經常轉變),反而是頭髮衣服的用色就完全不限,隨著背景和整體氣氛改變,所以彩稿給人的感覺也經常具新鮮感和設計感。

例子:

 

 

 

因為還有一些「JOJO fes」、買到的產品和仙台市的相關分享,所以決定把遊記分開上、下篇,下回分解~

 


 

 

荒木飛呂彦原画展 ジョジョ展 in S市杜王町 2017
日期: 2017 年 8 月 12 至 9 月 10 日
地點:仙台 smt

官方網頁:jojofes.com
官方 twitter:twitter.com/jojofesofficial

 


 

下篇:周邊產品與仙台市遊記!荒木飛呂彥原畫展「JOJO 展」in S 市杜王町 2017(下篇)

 

 





留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