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塚治虫文化賞廿週年 MOOK《漫畫的 DNA》

    手塚治虫文化賞廿週年了!這由朝日新聞於 1997 年創立的獎項,其得獎作都是必推之選!今年除了推出廿週年紀念網站,在五月舉行頒獎禮後,更出版了 20 週年紀念 MOOK「マンガのDNA ―マンガの神様の意思を継ぐ者たち―」,邀請了廿年來曾獲獎的漫畫家繪畫一篇關於手塚治虫的漫畫短篇,看到有不少熟悉的名字就買一本留為紀念啦~

荒木飛呂彥 JOJONIUM~JOJO 的奇妙冒險新裝中文版漫畫

    等了香港版多時還是沒有推出,最後台灣東立終於先出版了! 《JOJO 的奇妙冒險》 新裝中文版漫畫(JOJONIUM)!日文原版其實在 2013 年已經推出,現在出版至 17 期了。封面插畫和包裝設計也重新繪畫和製作,細看下當中充滿著不同的細節,實在非常吸引!現在一起來跳進 JOJO 的世界吧(黑洞來臨了)!

這是 EVA 真人版的試片嗎?《真 • 哥斯拉》電影感想

      看完《真 • 哥斯拉》電影,第一時間就想到一個結論。 這是《EVA》真人版的試片嗎? 我甚至想像到,庵野秀明和電影公司的對話:   庵野:「我拍《EVA》動畫拍悶了,新劇場版也不知怎樣完結,反而想拍《EVA》的真人版,請問可以嗎?」 電影公司:「真人版?從前賣了給荷里活,他們也拍不成,你說你有信心?沒可能吧!」 庵野:「我很有信心的啦!真的!不然我拍個試片給你看看效果吧。」 電影公司:「怎拍?你哪裡來的資金?」 庵野:「⋯⋯聽說你們最近會拍《哥斯拉》的電影啊?」   以上對話全部虛構,但的而且確出現在我腦海中的幻想。    

地震中 Pen So 還要畫畫!香港災難書本概覽!

    早前香港書展時推介過 Pen So 的《香港災難》,是以筆記本的形式去描繪記錄香港發生災難的前後差別,當中有手寫文字(不同人有不同筆跡)還有如宣傳圖的精細插畫,中間也加插了不同的細小紙張模仿一本東拼西湊的災難筆記本,增強讀者的投入感。現在來一個詳細點的回顧吧!  

《 喪屍末日戰 / 請叫我英雄 》電影版感想 —— 幻想無懼!

      本片改編自花澤健吾老師的漫畫,《アイアムアヒーロー/I am a hero》,台譯《請叫我英雄》,香港並沒有中文版。故事講述故事主角鈴木英雄,35 歲,曾是一個連載漫畫家,當年得到過新人獎後本想著前途一片光明,可是如同《爆漫。》所說,真正成功作品大賣的漫畫家實在是少之又少。他作品只連載了一段短的時間後就腰斬,相反同期的漫畫家卻非常成功,令他羨慕又妒忌。他現在一邊當漫畫家的助手,一邊為連載原稿努力。  

松本大洋作品一覽

  我一直認為「這個世界沒有天才」,但當讀了《乒乓》之後這個想法就被顛覆了。 ——尾田榮一郎     松本大洋 生於 1967 年 10 月 25 日東京都。 小學時代,曾寄養在兒童之家,當時的經歷成為新作《Sunny》的構思起點。喜歡踢足球,曾夢想成為足球運動員,卻因初中時比賽慘敗萌生退意。 高一那年,漫畫家大友克洋正開始連載他後來影響世界的《Akira》,其早期寫實風格對松本大洋影響很深,致他的初期畫風同樣偏寫實而冷硬,時而簡化的角色線條則是受到望月峯太郎的影響。 高二,媽媽推薦了大友克洋和同樣受大友影響的漫畫家吉田秋生的作品,其中大友克洋的《童夢》給松本很大衝擊,令他開始對漫畫感興趣。 媽媽工藤直子是日本的詩人和童話作家(是個擁有非常可愛笑容的婆婆),生於台南嘉義縣(那時候還是日本的領土),爸爸工藤豐是朴子國民小學校長(書香世家!),1945 年戰敗後搬回日本。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學的中文系畢業生,也是日本戰後廣告界第一位女性文案。工藤直子也很喜歡漫畫。作品《大海的朋友》(長新太 繪)曾由台灣星月書房出版中文版,該書譯者游佩芸曾於 2004 年 6 月 11 日,邀請工藤直子到台東大學演講,並安排她到嘉義朴子國小尋根。  

13 年後,田中達之 CANNABIS WORKS 2 明天出版!+舊作品集回顧

  想不到這就十多年!從中學時代到出來工作,終於把渴望已久的田中達之作品集《CANNABIS WORKS》買回家!田中老師筆下厚實的機械,頹廢色調配廢墟,還有壞壞的女孩們,都是小編的最愛!想不到今年三月還公佈出版第二本作品集《CANNABIS WORKS 2》!事隔十三年,一定有更多更精彩的作品收錄其中。先來溫習一下第一本,然後來看看第二本的預覽圖吧~

早稻畫冊《松風》中台版印刷對照 專訪台版出版人楊海

  繼上年八月收到早稻的中國版畫冊《松風》後,寫了一篇「開箱文」,集中評論故事與畫作(不過也有抱怨一點印刷方面)。同年十二月台灣繁體中文版出版,封面設計印刷不盡相同,特此對照兩版印刷,冀望與讀者分享出版人、印刷人員的用心,這亦是實體畫冊的重要價值之一。

伊藤計劃《 < harmony/ > 》感想 —— 人類自我意識之重要

    很多人說,一個創作者一生可能創作了十多套作品,不論動畫的、漫畫的、電影的、小說的各種不同的媒體,但當中探討的,可能也是同一個命題。 大友克洋探討的,可能是對力量的過份追求。 井上雄彥探討的,可能是人與人之間的牽絆。 杜琪峯探討的,可能是男人的浪漫。 基斯杜化路蘭探討的,可能是犧牲。 看了兩套伊藤計劃的作品,他在探討的,可能就是「人類自我意識之重要」。